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鬼话 > 末世卡牌师 >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迷境三宝(作者:白小草1)
末世卡牌师">

《末世卡牌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六十一章 迷境三宝

  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的岔路口,人们不得不选择其中一条路走。

  一旦踏上一条路就再也无法回头,但是谁又知道那一条路好一些呢。

  石兽一路走了许久,按照零时之前的打听,好像是要翻过一座叫住乌云山的大山。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石兽体型太大爬山的时候很不方便,而且山中植物茂密,就算是踩到花花草草也不好。

  像是平时石兽可以直接钻到土中,然后像是游泳一样潜行过去。

  但现在若是这么做,张小河他们就会当即被泥土所淹没,换言之他们可能会吃土,因此想要过去,必须绕道。

  现在他们的分歧就出现在这里,阿粥说从左边绕,零时说从右边绕,是一个任由张小河定夺的状况,但是他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于是他们就停在了大山之前。

  “我听说右边路上有一个鬼宅,我们还是不要惹事为好。”阿粥担心张小河招惹到那个鬼东西,他现在状态毕竟不佳,不能再受打击。

  零时却是眉头一皱说道:“我们怎么听说是在左边来着,当时我到客栈打听,都是怎么说的。”

  关于这乌云山鬼宅,其实众说纷纭,有人说实在山的右边,有人说是在山的左边,有人说其实鬼宅早就被修炼者处理,甚至有人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鬼宅都是说书人编出来的故事。

  但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毕竟都没有亲自看过。

  其实呢张小河本身是一点也不在乎这件事的,管他什么鬼东西呢,还能吃人不成?

  老实说,张小河还真有这么一重担心,但是他身边可是有两个修炼者啊,都不是盖的,这有什么好怕的,于是脑筋一通说道:

  “要不先让石兽到另一边等我们,我们步行上山,其实我也要多运动一些,身体才能慢慢恢复。”张小河如是说道。

  其实啊,你看他虚弱成这个样子,一点都不难理解。

  我的天,二十多年没有运动过,这不虚弱见鬼了。

  他本身又不是在修炼,所以没有能量补充,一直在消化自身的老本,所以才会虚弱的。

  等过一阵子,他修养好了,身体跟修为都会慢慢恢复的。

  现在已经可以稍微走一走路,其实他觉得还不错。

  两人面面相觑,最终是同意了张小河的方案,也好多运动不是坏事。

  然后三人就开始上山,他们三个是在山中呆习惯的,看到些花花草草,也不会多么惊艳。

  一路走过来,也还算是平稳。

  在上山的之后,阿粥负责在前面开路,而零时则帮忙扶着张小河,可得扶着。

  要么像刚才一点不管,就给绊倒,然后以一个极其标准平地摔,摔倒了地面上,吃了一口的土石呢。

  又走了一阵,他们差不多到了山腰之上,张小河实在是累得走不动了,于是三人一商量坐下来休息了一会。

  靠着一棵大树,张小河连连喘气,几乎都要把肺给吐出来,还是不太行啊,这一天天的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恢复。

  张小河很是怀念身体健康的时候,那个时候做什么都舒服,像是现在稍不注意整个人就会给累垮。

  就在他想这些的时候,忽然附近有一些小动静,零时当即警惕起来,莫非又是感受到张小河的鬼物?

  忽然前面有一个影子闪过,阿粥像一只鹰一样扑了过去,然后就抓了一只小兔子出来。

  看到是兔子,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小东西,吓死个人。”张小河一把抓住两个还在蹬的兔腿,这小东西力气还挺大,差点就从他手上挣脱。

  张小河本想着捋一捋兔毛,兔子的毛可细腻了,手感很不错的,但是还没有摸上几下,小兔子就从他怀中蹦了出去,然后一溜烟消失不见。

  “你们看,就是一只兔子而已,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鬼,随便都能见到以为是逛博物馆呢。”张小河开玩笑似的说道。

  阿粥笑而不语,零时看着张小河到时候觉得,有一点大尾巴狼的意思,但念及他是一个伤员,所以没有跟他计较。

  在休息许久之后,三人起身上路,还是跟之前一样,阿粥在最前面开路,而零时守着张小河,免得他给一些吃人的怪物偷走,到时候找回来说不定都只剩下一堆白骨了呢。

  然而在不知不觉之间,他们已经跨入了另一个境界。

  这是一个透明的结界,三人由于修为不够高,所以根本看不到,也完全感受不到,因此就这样迷迷糊糊走到了结界里面。

  刚刚走到结界里面,阿粥就看到了许多的雾气,前方的路因为雾气根本看不清楚,就像是撞入了一片迷幻秘境一样。

  很快他们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些雾气,好像有问题。”张小河虽然修为没有完全恢复,但是眼睛还是好使的,一看就发现了其中的不对劲之处。

  “这些雾气不像是雾气,更像是在梦中看到的一些幻境之类的。”很难形容,要真的从外表说的话,那就是这些雾气看上去很细腻,很光滑,因此有一些梦幻的感觉。

  “我们再绕一绕吧。”阿粥如是说道,危险之处,不一定要涉足,冒险并不是好事。

  这其实很奇怪,咱们族群好不容易从茹毛饮血,天天冒险的生活中脱离出来,为什么又要变回去呢,或许真的是物极必反。

  现在张小河的状态显然不适合涉险,于是三人一合计,立刻就往回走,打算先退出这一片区域,在找一找看有没有能够绕过这里的办法。

  若是没有就下山,然后从山下绕,反正他们是不嫌麻烦的,为了安全一点,麻烦算些什么。

  然而走了一阵之后,他们惊奇地发现,自己迷路了……

  “我怎么感觉这里来过。”阿粥满脑子问号。

  “我怎么觉得我分不清方向。”零时疑惑很多。

  “我怎么……”嗯,张小河本来就有些路痴,尤其是在这种雾气很大的地方,但是他竟然有一点分不清上下。

  “怎么我在飞呀,我觉得天地倒转了一样。”张小河忽然就觉得头重脚轻,当然这并不是因为他自身有毛病,而是真觉得天跟地反转。

  不光是他,其他两位也都是这个感觉,一瞬间天跟地都在反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实际上,这一切都是错觉来着,天跟地一直就在原位,是他们的感觉出了错误。

  就像是被施展了某一种法术一样,这种术法可以让人感到混乱,走路都成一个问题。

  阿粥在不久之后,忽然说道:“这可能是一个秘境来着,有些秘境就是如此,会有不同的表现。”

  这么一说,张小河倒是清楚了很多,像是他在很早以前,也遇到过类似的,那还是在海兽永恒塔里面呢。

  那个时候天地是会定时倒转的,真的很神奇。

  看到阿粥似乎懂一些的样子,张小河当即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熟悉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出去?”这是一个最常见的想法。

  阿粥点头,然后说道:“是要这么做的,但是秘境不光是这一点。”

  “其实很多秘境都不会把真正重要的东西  直接展示给人们,但是会有所显化,像是这个秘境,应该就把东西藏在了我们能够感受到的程度上,若是钻研一番,甚至可能修习到一些珍贵的法术。”

  张小河听完微微点头,这是好事啊,你看像现在这样搞不清方向,要是对敌人使用,效果一定很好,要是对一些灵智不高的妖兽用,直接让他们找不着北。

  又商量了一阵,他们就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开始修炼。

  张小河跟零时都是不懂这些的,他们三人中,只有阿粥懂一些,因此该怎么走  都听阿粥的。

  “首先,平心静气。”阿粥说着  一个深呼吸,张小河和零时跟着学,一个深呼吸。

  “然后,看一看四周。”阿粥的眼睛像是雷达一样仔细扫描了一下周围,两人跟着做。

  “最后,躺下先睡一觉……”

  “……”

  张小河觉得还是先问完原理之后,(在跟着做吧,要么你看着荒山野岭的,在这睡觉,不怕给老虎叼走啊。

  “起来起来。”张小河推了推,跟一个睡美人一样,美美地睡在地上的阿粥,成何体统,随地睡觉。

  当然了,阿粥并没有跟大家闹着玩,解释说道:“有些秘境是这样的,经常就是在秘境中托梦,然后有缘人就可以掌握一些力量。

  “是不是有时候一睡又是好几十年,比如在梦中看人下棋,然后一醒来棋局完了,随身携带的一把斧子也烂了。”张小河如是说到,这就是一个烂柯人的故事嘛。

  然后就看到阿粥一个劲地点头,没错就是这样的。

  张小河觉得,烂柯人的故事或许是真的,因为现在他可能就要做一个烂柯人。

  “别啊,我刚闭关二十年,又要睡个十年,我这一辈不久过去了嘛。”张小河感觉脑壳疼。

  但是阿粥告诉他,其实不用太担心,睡很久这种事情,其实不太可能会出现,要么就是大机缘,要么就是那种专门困住人的秘境。

  总之呢,不必太担心。

  听完之后,张小河微微点头,在很早之前他一直认为,烂柯人是古人写的一个穿越时空的故事,可以说很早了,但现在看来还真有可能是真的。

  之后呢,阿粥又躺了回去,然后美滋滋地开始睡觉,张小河跟临时对视一眼,同时点头  随后就要睡过去。

  这会的阿粥忽然醒来  脸上带着喜悦的神色,说道:“我成功啦。”

  两人疑惑地面面相觑,啥成了,你这才刚躺下去一会吧。

  “诶,你们也好了吗?这个术法还挺有用的。”阿粥说着,两人更加疑惑。

  “你这不才刚刚躺下去吗?”张小河奇怪地问道。

  阿粥也是一愣,然后忽然笑了说道:“看来这是个跟烂柯人相反的秘境。”

  她这么一说,两人很快也理解了,也是既然能有烂柯人,那么反向烂柯人也是可以的。

  人家在梦中一天,地上十年,他们就是梦中十年地上一天,张小河忽然觉得这是一个血赚的梦境,然后当即躺到地上,开始睡觉。

  零时倒是不着急,反正也会的功夫,她问道:“你学到了什么术法?”

  阿粥当即施展出来,只见她手指尖流出一条光线,随后光线开始在本空中编制。

  不一会一个表面上带着许许多多问号的光蛋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零时从半空中把蛋摘下来,仔细看了看,然后问道:“这是个什么东西?可惜煮了吗?”

  要是能吃的话,之后的路上就不愁干粮不够。

  阿粥摇了摇头,说道:“你看好,等一会就有结果了。”

  零时只好耐心等待,不一会之后,光蛋壳表面开始出现裂痕,然后一点一点剥落,最终一个小喜鹊出现在半空中。

  这个喜鹊跟一般的喜鹊很是不一样  尤其是那一双眼睛,直接就像是两个问号印在他的眼中,看上去十分奇怪。

  “这就是你掌握的法术?”零时问道。

  阿粥点头,解说道:“这个是迷兽,这种法术叫做迷兽蛋术,专门创造迷兽蛋的。”

  “但是呢,我们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个程度,迷兽蛋孵出来什么,我们是一概不知的,但似乎每一个迷兽都是可以让人产生跟迷雾一样的迷幻效果,也就是那种混乱找不着北的能力。”

  哦,零时当即明白过来,这是个好术法呀,感觉就跟卡牌有些像,都是可召唤宠兽这种东西。

  她本来打算现在就睡觉掌握这个能力的,但是零时有一个疑问。

  她指了指一边正在酣睡的张小河,问道:“为什么他还没有修炼完,你刚才怎么那么快。”

  阿粥这才有些叹息地说道:“这个修炼也是迷一样的,我还不容易才摸到一点头绪,张小河应该是还没有想法,你也赶紧去修炼吧。”

  零时微微点头,然后倒头就睡。

  梦境之中,张小河眯着眼睛,看着前方一处,很多人都说眯眯眼都是怪物。

  其实有些时候,只是真的很困惑而已,就像现在,张小河面前有一个大问号,然后周围就是一片虚空。

  然后啥提示都没有,张小河个人也动不了,碰一下问号都不可能。

  他人都傻了,这是干嘛呀,就看着一个问号啊。

  本来张小河想的是,既然看不出来,那就回去呗,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醒不过来,眼睛都睁不开,整个人就像是被困在了这里一样。

  干嘛呀,到底要干嘛呀,张小河人都傻了。

  而零时那一边的情况,跟张小河有一些相似,但是也有不同,零时可以碰到问号,可是仅此而已。

  而且除了可以碰到之外,其他感知都没有,也就是说看也看不到,还是摸摸索索才感受到了这是个问号。

  然后,就没有然后  就是一个问号,把他们困在这当中,之后什么提示都没有,也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回去。

  这个时候,零时才直乎大意了,应该问一问阿粥,她是怎么摸到头绪的,或者直接让她说出整个过程,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跟一个没头苍蝇一样。

  零时摸着靠在这个问号之后,啥事也没有做,然后就开始在梦中睡觉,嗯,没事做就睡觉。

  而现实世界里面,阿粥给零时和张小河,挪了一个舒服的身位,随后开始回忆自己掌握迷兽蛋术的全过程。

  老实说,她是一点都不像回忆起来,真的太枯燥了,她在梦中,大概有个五六年。

  五六年里  她看着一个问号什么也做不了,身体动不了,看也看不到,但是能够感知到,凭借自身的气和神,感受到了问号。

  之后,也不知道怎么做,就闲着,实在是无聊的时候  就用浑身气和身,变幻成各种各样的事物玩,有时候也会变成问号。

  在过了许久,就忽然明白了这其中的变化奥妙,之后就学会了迷兽蛋术,她掌握了这种迷题力量,迷兽其实是一种十分精确的能力。

  虽然变幻出来的东西,形态不一样,但是都是根据这种迷的力量,因此是一种精确的能力。

  换句哈说迷兽本身的性质就是变化的,只有在他出壳的时候,才能知道到底是什么,这就是目前阿粥的全部理解。

  只是张小河他们,能不能买明白过来呢,其实她没有主动说全过程,也是有些顾虑,有时候告诉人家怎么走,反而是限制了他们的道路,因此阿粥只是让零时多加小心。

  再说了,虽然他们在梦中会度过很久,但是对于阿粥来说就是一会,她不信这俩还能睡一天。

  她心里想着,零时一块睁开了双眼。

  她醒来之后,第一句话就是,完了张小河怕是要睡很久。

  就张某人那个榆木脑子,必然是很难发现其中的奥妙的。

  零时伸出一只手,随后一个问号出现下来他手中,随后她心意一动,问号变成了一把手枪  再一动变成了一把剑。

  她掌握的是武器,于是对应的就是形体,零时看向了阿粥和她的迷兽,阿粥的对应的是能量。

  所谓精气神,他们各自掌握了精之形体,还有气之能量,那么张小河就是神,可是他能够理解吗。

  零时担忧无比,这可是一件很枯燥的事物。

  然而事实上,张某人是一点也不无聊,只见他心神一动,随后眼前的问号忽然五彩斑斓,亮光差一点让人眼瞎。

  “啊~哈~”张小河的眼睛受到了刺激,他当即转换颜色。

  随着他心意一动,问号变成的灰扑扑的颜色,张小河觉得很有意思,挺好玩的。

  就在疑惑了很久之后,张小河忽然发现,自己可以让问号变色,之后就开始各种尝试。

  起初是普通的单色问号,然后是彩虹问号,在接着复杂一些有宇宙星辰底色的问号。

  之后又猫咪问号,兔子问号,总之眼睛能够看到的,都可以映照在问号之上,换句话说他可以控制问号的光。

  之后更是掌握了许多层面的控制方法,比如太亮了就降低亮度,调成暗夜模式。

  眼睛疲惫了就调成绿色滤镜的护眼模式,要是想睡觉了,就调成偏红色的昏睡模式,总之各种各样。

  就这样完了许久都没有玩腻。

  而在某一天当中,一个大胆的想法,彻底颠覆了他的某些认知,既然什么画面都可以现实那么是不是……

  张小河尝试着把问号拉大,变成一个大银幕,然后开始在脑海中回忆一些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果然问号屏幕上浮现出来了画面,都是无比熟悉的动画。

  这这……这不就是电视模式嘛。

  张小河当即高兴地跟什么似的,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张小河都呆在这里,看电视,一遍一遍回忆着从前看过的动画片。

  还想起了小时候,看动画片,看到感人的地方,竟然哭出来,这莫非就是回忆,张小河内心分为的感慨。

  当然了,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做多了都会腻歪。

  就比如打游戏,有些人以为玩不腻,那其实是是还年轻,身体机能好,若是老一些,多巴胺不分泌了,玩游戏就是折磨了。

  试着想一想,玩游戏感受不到快乐,还还有硬玩,这不折磨是什么。

  张小河现在就处一个看腻歪了的情况,一些片子看得对了其实也没意思,动画片也是一样,看一次落泪,看两次感动,看第三次可就麻木了。

  张小河脑海中所有的动画片,已经来来回回看了好多遍,已经不想看。

  因此他做出了一个跟大胆的决定,当然这个决定并没有违背祖宗。

  他想,要不咱们直接整一台电脑,上网玩游戏都可以呀。

  作为一个修炼者,从修炼的角度来看,其实他们是可以做到的,无非就是一些信息编辑,然后就是推演。

  但是这些事情他不能自己做,要不就造一台主机。

  一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张小河就开始调动神,最开始需要的是一套规则,符合世界的规则,如此才能推演,也就是电脑程序之类的。

  他寻思了许久,花了十几年的时间,才弄出了一个基本信息元素。

  在他这个世界中,一切都是基本信息元素铸造而成的,也就是一可生万物。

  有了基本信息元素之后,就可以推演规则,在这个过程中,张小河花费了更多的精力,最终是弄出来许多基本规则,这也让他对于这个世界了解了许多

  其实这些规则无处不在,张小河最开始在想从哪里弄到规则,但之后他发现就算是一碗白米饭之中,都有许多规则。

  于是他观察思索许久,最终是探寻到了一些基本规则。

  有了元素也有了规则,元素就像是积木材料,而规则就是想法,于是一个积木世界就是完成。

  张小河看着眼前一颗金色核心,这就是他铸造的主机。

  接下来就是震撼人人心的时候,张小河尝试用金色核心连接屏幕,然后屏幕就显现出来一个世界,这就是他创造的虚拟世界。

  里面也有百花飘香,但是只有连接了屏幕才能看到,也就是说要观察器,要眼睛才能看到世界的样子。

  实际上,这就是一颗核心而已,张小河想了想他们的世界,会不会他们的世界,就是一个核心跟屏幕融为一体的世界。

  想到此处,张小河的双眼逐渐浮现出两个问号,随后他便看到了藏在这个世界表象之下的核心。

  张小河试着伸出一直上苍之手,拨动世界的本质,他手一动,世界就开始变化。

  他手再一动,就成功让自己从梦中苏醒过来。

  醒来之后,张小河看着自己的双手,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已经跟以前不一样。

  而零时跟阿粥看了看张小河,这家伙睡了一天了,一醒来睁开的时候,他们都给惊到了。

  这家伙的眼睛竟然变成了问号,眼中是问号的眼睛叫什么呢。

  他不知道,但是他觉得,能够看到本质的眼睛,应该叫做本质幻眼。

  可以看到本质的幻眼,还有可以拨动本质的上苍之手,这就是张小河的全部收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