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大齐妖魔观察录 > 第一百二十二章:江湖事(下)(作者:贫道小圆圆)
大齐妖魔观察录">

《大齐妖魔观察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二章:江湖事(下)

  子曰温故而知新。

  办案也是一样。

  碰上复杂难解的案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一遍遍去复盘已掌握的线索。这其中绝对有被自己遗漏的。

  陆逍遥一边在脑海里反复思量,一边习惯性地挠挠后脑勺:“师爷,此案现在的大部分问题都已解开了,老五既然认下三条人命,再加上最初我们的推论,朱家卧房里死去的道士和寡妇是朱万福动的手的话,那此案现在的问题是……”

  “朱万财和老二是被谁所害?”

  师爷抚着胡须:“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老二既然是帮朱万福收尸的,那朱万福自然是没可能杀他的……老五又因为老二的死,想给他借钱买个棺材,从这点看,老五也没有杀人动机。”

  “而反观老二和朱万财的尸体,上面的伤口出自同一把凶器,很有可能两人是被同一人所杀。”

  陆逍遥点头:“先前我们便猜测,这朱万财是发现了卧房内的尸体,又因某种原因,当时在他身旁的人选择将他偷袭杀害。那么……我们不妨先猜猜,朱万财发现尸体后会做什么,或者说,他打算做什么。”

  我家要是突然冒出两具尸体,那我肯定是第一时间尖叫,然后……

  “报官!”

  师爷恍然道:“如此,那朱万财当时必然第一时间想到报官……自家卧房内出现两具无头尸,这无论如何也是一件大事,若想自家不受牵连,最好就是去报官!”

  “嗯,师爷明鉴!”

  按当日在朱家周围调查的情况看,朱家并没有什么大的声音发出,那朱万财发现尸体后居然没有叫出来,真是个怪事……莫非那朱万财内心素质还挺高……陆逍遥摇了摇头:

  “师爷,当时朱万财身旁是有人的,那人很可能就是凶手……嗯,这说明那人也是看见了的,尸体的血腥味很重,就算没有发现也会有所怀疑,但我更倾向前者。”

  顿了顿,陆逍遥接着道:“所以,朱万财当时若是想要报官,那他身旁那人也是知道的,但是后来……嗯,那人行凶动机是什么?朱万财与他有仇?想趁机栽赃嫁祸?能进朱家的,怕是与朱家关系匪浅,那仇恨一说就没了根据。”

  分析到这。陆逍遥和师爷心中都大概有了数。

  就像陆逍遥说得那样:能进朱家的,肯定与朱家关系匪浅。而且极有可能是与两兄弟关系极好的。陆逍遥的话中已经点了朱万财的名字,嫌疑人这条线可以顺着朱万财或两兄弟身上找下去。

  第二个就是嫌疑人行凶的动机。

  若按正常刑侦思路,其中不能忽视一条便是被害后的受益人。

  很大一部分人行凶后,会直接或间接成为被害人被害后的受益人。就像我贪你钱财,而你死后你的钱财就属于了我,那我便有了作案动机。更甚至,有仇报仇,有怨报怨,也可算作受益人。

  那么,杀掉朱万财对凶手有什么好处?

  陆逍遥眉头越州越深。

  小镇吹来的风算不得凉快或寒冷,窗外的景物早已在朝冬天发展,此时一时半会还看不出来,但种种迹象却表明了:冬天一定会来!

  古代的冬天是很难熬的。不仅因为天气温度对人肉体的折磨,更是因为食物的短缺。受到技术限制,这一时间,粮食得不到补充,若是遇上个天寒地冻得时间长、伴着自然灾害的,那就算遭了难。许多时候,一大州十室去半都不是没有可能。

  灾难是对人性的考验。

  这句话没错。

  灾难引起的难民四散,给周边地方带去大量的社会不安因素。本来就紧缺的粮食,如何还撑得下去?这无疑又是另一场灾难。

  天灾人祸,从来都是并列的。

  一环扣着一环。

  对修炼者来说也是如此,一环扣着一环。这个道理甚至可以引申到人的社会行为上。简单点就是下棋,复杂点就是经营筹谋。

  活着是如此,死了也是如此。死了就得买棺材下葬,还得请人做法事。不算停尸守孝的礼节话,烧纸打鼓奏丧乐是必不可少的,这又是一环扣着一环。你只有做完上一件事才能引发下一件事。

  从天而降的从来都是大饼。那是仙人做的事,陆逍遥自问自己没这个本事。

  既然作为穿越者的他不能做到凭空造物,更何况是本案的凶手呢?

  朱万财的死一定是有理由的。他对凶手来说必须得死,他不死凶手的利益就受损,这个利益还得上升到朱万财不得不死的地步。有什么是这种程度呢?陆逍遥也不是想不到:

  仇恨,贪婪,恐惧……这些都可以成为理由。

  任何东西到了极点都会不受世俗道理的限制,朝着自然的方向野蛮生长。陆逍遥深知自己是没有什么办案特长的,他所依仗的,不过也是前世聪明人总结出来的一套套经验之谈。至于技术方面的东西,他前世不过就是个底层的小人物,如何能懂得这些?

  真正对他有帮助的,可能也只有见识了吧。陆逍遥是这样想的,所以他在这件案子中首先想到的是:前世我有没有看过类似的案子?

  说起来,尹川府的案子时他也是这般思维,可显然这件案子与尹川府的,完全不一样。前者完全是阴谋在里面,而这件案子更像是对人性黑暗的遭遇。

  老五在朱家宅院里被偷袭,偷袭他的朱万福为何要出手?这中间肯定是有误会的,但老五不知道,所以他本能地反抗,最后导致朱万福的意外身亡。而朱万福呢?他那个时候是已经杀掉了寡妇和道士的,杀意已起,人性自然崩溃。

  可只要时候冷静下来仔细思考,便能发现这其中的源头为何?自然是朱夫人与朱万财之间的不清不白。

  无论是案发后,朱夫人第一眼分别见到朱万福和朱万财的行为,还是朱夫人与朱万福在案发前的吵架,这都证明了朱万福内心是有一团火的。

  陆逍遥明白自己无法体会到朱万福当时的心境,因为被绿的不是他,但这种感情总归是负面的,而到了极点后就造成朱万福行凶杀人。

  那么杀死朱万财的人呢?

  他在杀死朱万财之前又是怎样的心境呢?

  到此刻为止。

  陆逍遥才真正尝试将自己当成此案的凶手。试着从凶手的角度上寻找突破口:

  “师爷,我若是凶手的话,我为什么要杀死朱万财呢?首先我肯定是同他认识的,不然我也进不了朱家的门,而且当时朱万财与我走在一起,说明他是对我信任的……嗯,师爷,若是你家中突然出现两具尸体,而此时你身旁恰好也有一人与你一齐发现了,你心里会感到害怕吗?”

  师爷想了想:“难说了……如果是我的话,我会想,那人会不会把脏水泼到我的身上,好把自己摘出去。”

  “你看!”陆逍遥摊开双手,耸耸肩:“这就是问题了。咱们都知道,县令老爷是个公道的人,但是很难保证对方不做出什么过激行为。无论程度如何,总归是怕的对吧?可从朱万财的行为来看,他显然是信任这人的,不然行凶的就是他了。”

  “你说得……有些道理。”师爷品味着陆逍遥的话:“可是这与本案有何关系?”

  “关系大了!”陆逍遥郑重其事道。

  想要将人性的思考带入破案中不是一件易事。大家都知道要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可真正运作起来,还是难免加入主观意识,这是个人思维习惯的问题,也是高手与菜鸟的差距。陆逍遥正是在努力改掉这个习惯。

  他解释道:“师爷,正如我所说,朱万财心里见不得有多少害怕,因为他是信任身旁这人的,但身旁这人对他却没多少信任,所以他想得不是如何跟朱万财一起去官府将事情说清楚,而是在思考如何防止朱万财对自己不利,最好最简单的办法就摆在他眼前……”

  啪——

  陆逍遥拍手:“杀人灭口!”

  师爷听了,一边思考一边情不自禁地缓缓点头:“言之有理……逍遥的想法真是……独特……唔,此案可以这般说,可那人行凶的理由还是不充分……正如你所说,朱万财对他是信任的,他不可能不明白吧?”

  “我只是假设。”陆逍遥无奈地叹口气:“况且,人性这东西又如何能算得清?就算朱万财真的一点歪心思也没想,那人也不见得会有多聪明能明白这个道理,真正的聪明人可是从来不亲自动刀的。”

  “真正的聪明人从来不亲自动刀……”师爷眼睛一亮,在心中仔细品味这话。

  陆逍遥道:“回过头来,还是那个问题,我如果是凶手的话,我行凶的情绪已经有了,理由也有了,那我如何还不行凶?所以我杀掉了朱万财,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对方可能谋害自己的可能,但现在又有新的问题出现了。”

  顿了顿,陆逍遥说得有些口干,吞口唾沫缓了缓才继续道:“这个问题是什么?那就是我杀人了!本来我是没杀人的,可我现在杀人了,我不得不去解决新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是能直接要了我的命的。这就是麻烦事了,那老五杀了朱万福后也是如此,本来同官府解释清楚他还有一线生机,可偏偏遇上了冯二,这下他就惨了……”

  “所以这是那凶手砍下朱万财头颅的理由?”师爷问道。

  “师爷你别忘了,我们从朱万财脖子的伤口上推断,凶手很可能也杀了老二!”

  轰——

  师爷呆在原地。

  到此为止,陆逍遥才将心中想法讲清,长长呼了一口气的他,心情却不怎么好:

  “嗯,正是因为那人杀了老二,而朱万财又发现了卧房内的尸体,想要去报官,甚至是与当时在他身旁的凶手约定一起去报官,所以那凶手才会铤而走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朱万财也一齐杀了,以保自身安全。”

  无论是作案动机,还是作案后的收益,陆逍遥都解释清了。师爷不得不反复思考他的话。

  虽然这看起来很梦幻,但他却找不到陆逍遥语言中的逻辑问题。一切都理所当然,好像事情就应该是这样的。

  “那凶手为何要杀老二?”师爷问道。

  “这点我暂时还未想通,我想……嗯,这大概可能和凶手身份有关系吧,或是误会,或是其他什么理由,这些东西都得等我们找到凶手后才能明白。”陆逍遥抿了抿嘴。他忽然觉得腰疼,便干脆躺靠在椅子上,乍一看还有点像某个世家的二世主。

  房间一下安静下来。

  师爷需要时间去思考,陆逍遥也需要时间思考,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是被自己遗漏的。

  其实他也有点没想懂,正常人在昏暗的环境里,突然发现尸体,肯定是会受到惊吓的。要么叫出声来,要么就是屁滚尿流地跑开。真正能冷静应对的可没几个人。

  考虑到当时朱家又是无人在的情况,陆逍遥愈发对凶手身份感到好奇,因为当时在朱万财身旁的那人,给了他很多安全感,不然朱万财应该是第一时间见跑出去的。

  可从师爷那里了解的案发现场痕迹来看,朱万财显然是没有这样。

  那么,凶手到底是谁?能给朱万财这么多安全感,这怕是执法叔叔都做不到吧?

  又或许……是我对朱万财了解不够,他本身就是个心里素质强大的人呢?陆逍遥这般想着,便转过头问道:“师爷,可否跟我详细说说这朱万财?比如……嗯,他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平日里喜欢做什么,他都有哪些朋友之类的。”

  师爷捏捏鼻梁,思考了好一阵才组织语言:

  “朱万财这人吧,我了解的也不多,但据去过朱家铺子上的兄弟说,老板和伙计对这人影响一直都是个花花公子,是镇上勾栏酒楼的常客……当然,这种人一般桃花都比较好,你知道的,这事吧……应该还是陈哥儿了解得多些,你可以问问他去。”

  喜欢去酒楼的公子哥……艹,这不就是我吗!

  陆逍遥连忙摆手:“就不用麻烦陈兄弟了,我想我大概知道了。”

  想想看自己是个怎样的人,那朱万财的形象也没得跑了……陆逍遥压住自己内心的想法,嘴角抽抽。

  花花公子,这类人对于血腥之物定然是恐惧的,而且这类人思维往往不太聪明的亚子……前面推测他案发第一时间想去报官的话,就更合理了……那这凶手得是什么人呐!如何才能叫朱万财还能安着心与其待在一起,而不是第一时间跑去报官……陆逍遥觉得自己越想越糊涂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