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人妻 > 破案也疯狂 > 第五十三章:三唑仑(作者:吹牛小王呀)
破案也疯狂">

《破案也疯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十三章:三唑仑

  曾召勇身后,闪出两个穿着警服的民警。

  一个一级警司,一个二级警员,也是对师徒档。

  案侦一队的,刘庆松,陈阳。

  小刘拔出个橡皮塞,将试管塞好放下,手套摘了:“不好意思啊,我刚在忙点事,来案子了?”

  刘庆松四十来岁,挺着微微大的肚子:“嗯,又要麻烦你了小刘,麻醉抢劫,初步怀疑是三唑仑。”

  陈阳手里捏着个塑料小瓶子,一个空的红牛罐子,递了过来:“这是被害人的尿液,还有这个红牛罐子,是被害人喝过的,能不能麻烦你帮忙检测一下?”

  小刘接了过来,眉头就已经微微皱起:“又是三唑仑?具体案情是怎样?”

  刘庆松说道:“今天早上,一辆出租车在江华路被抢劫了,根据受害人说,他昨天晚上9点多钟,从宿永送两个乘客到云阳,车费460块钱,等送到目的地之后,乘客却说身上没钱,让司机等一下,他家人给送下来,司机就信了。”

  “然后乘客拿了瓶红牛给他,他喝了没多久,就眼一黑,昏迷了。”

  “醒来的时候是早上8点多,身上的手机,还有两千多块钱,全都不见了。”

  小刘面色低沉,将尿液样本接了过来,在实验台上鼓捣了一会儿,拿着一张色谱片说:“我这里条件有限,只是用乙酸乙酯中性检测,初步判断为阳性,我建议你们抽取被害人的血液,送到分局去做一下GC/MS毒物检验。”

  刘庆松接了过去:“阳性?那就是检出来了?”

  小刘点头道:“嗯,可三唑仑代谢时间太快了,我这里只有微量痕残留,你还是采血送到分局去做一下毒物检验,上报刑大了么?”

  陈阳道:“报上去了,刑大的人马上下来。”

  刘庆松道:“那行,我去请示林所,这案子我们得分头搞,我们抓现场,你们抓毒品线索。”

  说完两人就走了。

  曾召勇在门板上恨恨的一拍:“我先去报告林所。”

  陈振则问:“怎么了?麻醉抢劫?下药了?”

  小刘说道:“你跟我来。”

  两人走到毒品仿真模型箱,排在最后的一个,是一个正方形的玻璃瓶子,里面放着淡蓝色的药片,下面的标签上写着三个字“三唑仑”。

  小刘说道:“就是这个,强效安眠药,国家一类管制药品,现在已经被列为新型毒品,又叫迷魂药,蒙汗药,这种药物的强度是安定的50-100倍,口服15分钟起效,1小时便达到血药浓度的最高峰。”

  小刘继续道:“人只要服下小半片,在10分钟左右就会彻底昏迷,并且失去记忆,失去一切知觉,又叫迷干药,成品一般就是这种蓝色片剂,又叫海魂片。”

  “电视看过吧?”小刘继续说:“酒吧,迪厅,宾馆,某些不法份子捏着一小搓研磨细的粉末,下进酒杯,饮料杯这种,女孩子喝下去就行同尸体一般,大部份都是三唑仑。”

  陈振皱着眉,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了。“那被害人不会察觉吗?”

  小刘摇头道:“就是这点可怕,它无色无味,受害人往往半点都察觉不到就中招了,4月份的时候,刑大才打掉了一个贩卖三唑仑的团伙,缴获总共48片,被害人女性,3人。”

  小刘眼神中带着愤恨,一边说着一边摇头:“其中一个18岁的女孩子,被4个人,那状况你想象不到有多惨,简直惨无人道。”

  一回头:“走,我们去林所那儿。”

  两人来到四楼,林所办公室。

  马继光,曾召勇,杨凯旋,还有王宏伟,已经在林所的办公室了,三唑仑的出现,比出现海洛因还更恶劣,现在又应用到了麻醉抢劫,恐怕案都还没立好,林所第一时间便组织排查了。

  四个人,包括林所,靠在窗边,坐在沙发上,全都是一个动作,全都在打电话。

  林所对小刘指了指电话。

  小刘会意的点头,拉着陈振转身出了门,就靠在门边把电话拿了出来,对陈振说:“你先等着,我打听一下消息。”

  辖区发生了什么突发状况,第一时间,案侦二队极有默契,给自己线人打电话。

  没过一会儿电话接通,小刘笑嘻嘻的脸色不见,语气居高临下,劈头便问:“在哪儿?你给我玩消失?”

  电话里传来个声音,带着哭腔:“大哥,我刚想给你打电话,我现在老家呆着呢。”

  小刘道:“那昨天打电话为什么不接?”

  另一边,远在数十公里外的乡下。

  一个形容枯薅的家伙靠在田坎边,嘴唇开裂,起着带血的僵疤,头发乱蓬蓬的,手臂上裹着伤,渗着点点血迹。

  裂开嘴,惨然一笑。

  “大哥,你这能怪我?”

  “你这次可是把我坑惨了,你以为我想不接?你们在那儿钓鱼都不告诉我,早知道打死我也不干。”

  “你们把赵四哥的人抓了,现在外面到处都在找我,他们找到了非得砍死我,吗的,昨天晚上我被人跟踪,给我吓到半死,我是跳河跑了的,你让我现在怎么做?”

  小刘眉头拧成一片。

  这个线人,姓牧,名叫牧飞,姓氏非常少见,28岁,当过两年兵,回家后本来有个稳定的工作,结了婚,在城里也买了房子,可他后来染上冰毒,网络赌博输了20多万,妻离子散,之后就越混越烂。

  在一次聚众吸毒中,被当场抓获,治安拘留5天。

  当时他痛心疾首,表示痛恨毒贩,主动要求配合公安机关,小刘便将他发展成了线人。

  可痛恨了没多久,这家伙又开始吸了。

  但业务能力来说,也的确娴熟,业务能力极强。

  吴晓峰窝点的卧底线人,就是他。

  之后禁毒大队蹲点抓获了总共21名吸毒人员,缴获冰毒25克,也是当天晚上最大的一个窝点,强戒就做了4个。

  小刘深吸口气。

  和线人的合作,一般不会轻易下手,必须要证据确凿,毒贩能办实的情况下,确保能严肃处理,才能确保线人的安全。

  而吴晓峰家中搜出25克,至少得7年以上。

  小刘沉声道:“你是说,是赵四哥的人找的你?他怎么会找你的?怎么会查到你的头上?”

  牧飞,当天晚上配合小刘,去吴晓峰那里坐了一会儿,确定人多,才给小刘发的消息。

  之后,他找个借口溜走了的。

  牧飞带着哭腔:“你说呢,大哥,晚上抓那么多人,就我一个走了,是猪都知道我有问题。”

  小刘道:“可证据呢?没证据他们凭什么找你?”

  牧飞道:“证据?赵四哥的人会给我讲什么证据?你们把峰哥的弟弟抓了,强戒两年,他找到不杀了我。”

  小刘道:“哪个峰哥?是谁?”

  牧飞哭着道:“玩我呢,大哥,峰哥你不知道?硫酸厂的扛把子,你跟我说,你不知道?”

  小刘道:“你说张峰?”

  “对呀,除了他还有谁。”

  小刘面色更加沉重,按着电话:“你听我说,这个事情因我而起,我肯定会为你摆平,给我一点时间,你先在乡下呆着,你乡下是安全的吧?”

  “还好。”

  小刘问:“你还有没有其他电话?”

  牧飞道:“没有啊。”

  小刘又问:“那你身上还有钱没?”

  牧飞道:“没了。”

  小刘道:“才刚给了你3000多的奖金,就没了?”

  牧飞道:“我要跑路,肯定要有所准备呀。”

  小刘道:“你又买东西了?”

  牧飞道:“有备无患啊。”

  “行了。”小刘道:“我给你卡上再打1000块,你去另外买张手机卡,把电话号码给我发过来。”

  牧飞语调瞬间就正常了:“嗯,谢谢了刘哥,我等你消息。”

  “还有个事。”小刘又说:“我这里出了个‘飞仔’的案子,你知道谁在卖这个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