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维度之间 > 03《火烈鸟》V(后篇)(作者:得了吧)
维度之间">

《维度之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3《火烈鸟》V(后篇)

  “是吗?以后你就会习惯了。其实,你是怕我们乱来吧?”陈诚说完转过了头。

  “什么意思?”路桥反问道。

  陈诚向前挪了半个身位,到了路桥耳边小声地开口道:“你是担心,我们在你睡觉的时候,提前把你眼睛挖了对吧?”

  此话一出,路桥后背瞬间发凉。

  没想过这样的事情,但是陈诚说完之后,就开始害怕了。

  路桥刚想说什么,陈诚面朝天花板谈心般地开口道:“这里有规矩,不会乱来的。我也是被逼着留下来的,这里就好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幼儿园其实挺好的。但是小朋友离开了父母就会害怕。我的想法,这里就是幼儿园。当然对于父母双亡的时间来说,全托在这里未必不是好事。”

  路桥听出来了,陈诚在袒露心声。

  此时自己也只有倾听的份,原因也很简单。

  路桥能感觉得出来,在这里的人有多压抑。

  没了双眼,工作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虽然这里团结,但是未必没有漏洞。

  毕竟人是有情感的,这里剥夺的就是情感。但只要反向出牌,未必不能拉拢眼前的陈诚。

  路桥轻叹了一口气,双手压在脑袋后面。

  这声叹息既是认同,也是回忆。

  陈诚听到之后,也缓了下来询问道:“你呢?末日之后你过着什么样的日子。”

  路桥听出了陈诚的压抑,清楚自己要塑造一个什么出来。

  虽然自己的生活,前十几年在山洞里也非常地压抑。这样的内容能得到共情,但也只是共情。

  这里的人没了眼睛在一起工作,互相之间的情感联系绝非是共情能够打动的。

  应该给予对方希望和向往。

  路桥开口道:“我们是两个人,我还有个朋友叫李平。可惜保护我死掉了,我们末日之后两个人两个摩托车环游世界。李平的手有些问题,也是个残疾人。”

  “残疾人他怎么骑车?”陈诚询问道,显然产生了兴趣。

  “他的手有些问题,我说过对吧。我造机械有一手,我给他安装了假肢。然后我们就一起在外面游荡,遇到加油站就看看有没有汽油。然后去超市找寻食物,日子有一天没一天地过着。白天就骑着机车到处飘,晚上就找个地方两个人一起睡觉。”路桥回答道。

  “李平现在人呢?”陈诚再度询问。

  路桥确实哭出了声,此情此景就好像事情是昨天发生的一样。

  路桥编了个故事,遇到了红眼的怪物。

  两个人刚好只够一个人离开的汽油,李平选择了炸弹引诱怪物进了大厦一同炸毁。

  坍塌的大厦淹没了李平,而自己只有逃跑的机会,连葬礼都没有准备。

  路桥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至少五成的内容是真的,而且说到动情处真的哭了出来。

  周遭似乎也有没睡的瞎子,开始询问道:“红眼怪物,袭击了你们。这要是你们早点跑到我们这里就好了,医生有对付怪物的办法。”

  此话一出,路桥瞬间坐不住了。

  医生有对付红眼怪物的办法?

  这句话让路桥反倒是心血来潮,路桥询问道:“有什么办法?简单吗?要是我能提前知道就好了。”

  路桥自然想套话出来,此时的瞎子却鸦雀无声。

  到是陈诚小声地开口道:“这事情现在你还没资格知道,但我能说的是,医生有将红眼怪物变回正常人的办法。而且已经不止一次成功了,我们这里就有红眼怪物变回的人。但是这话题太过凝重,所以不准再说了。”

  “哪怕我没了眼睛,也不能知道吗?”路桥再度开口道,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知道自己问错了。

  周遭有人开口道:“别聊了,遇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能再随便尝试询问了,路桥只能放弃。路桥也清楚一个事情,这里的人就好像一群内向的人。

  他们之间互相取暖,但是只要混熟了以后他们也会对自己袒露心声。

  路桥现在的问题,自己有信心一个星期之内腐蚀陈诚成为朋友。

  而自己想要跑,只需要解决麻绳就行了。

  自己看了开头几个解开绳结的办法,但现在尝试太过冒险,而且会暴露意图。

  不如放弃解开麻绳,毕竟只要找到合适的锋利工具,路桥有信心三秒内可以断开麻绳。

  所以明天最重要的是开始尝试农作,并且在陈诚不知情的情况下提前拿到武器,到时候就可以瞬间切开麻绳逃跑。

  这群盲人在自己的领地内走路可以做到跟常人无异,但只要自己能跑出去就绝对没问题。

  一个人逃跑非常容易,摩托车哪怕怠速已经没油熄火了。摩托车的后备厢内还有一瓶油,足够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是王小美等人来了之后,那么事情就难办了。

  路桥的想法,首先解决自己逃跑的问题,其次祈祷王小美的人不要太早地到,这样自己就有时间提前准备带人离开。

  有了陈诚的话,路桥自然安心地睡着了。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警报声响了起来。

  路桥吓得坐直了身子,看见众人已经麻溜地起身了。

  路桥看向陈诚:“不是铜铃吗?这警报?”

  “说明出事了!天亮了吗?”陈诚话语间也带了几分紧张。

  “刚亮!出事了是什么意思?”路桥回答道,路桥能看见窗外,太阳已经升起了。阳光照亮了整个房间,但这些人都感受不到。

  “每个地方的铃声不太一样,食堂是铜铃,只代表食堂出事或者开饭。这个警报的声音,是三楼的警报!三楼只有二十四小时的盲人看守和医生,这个铃声响了事情很严重。”

  “很严重?”路桥嘟囔着。

  此时已经有瞎子麻溜地出门了,陈诚也起身拉着路桥向上走去。

  走过二楼走廊,大家没有向下而是向上。

  路桥走在陈诚前面,陈诚瞬间拉直了麻绳:“别过去!有血腥味。”

  “有血腥味你都闻得出来?”路桥看着陈诚。

  陈诚听到路桥的话,又往后退了一步。

  “小虎,我们这里有些人有特殊能力,因为失去眼睛太久了,对一切味道都比较敏感,我能很清楚地闻出血当中的铁味,太臭了。”陈诚回答道。

  “那么厉害?我就知道眼睛没有了之后,听力和嗅觉还有触觉都会变强。”路桥回答道。

  也有一些盲人跟陈诚一样站在楼道中间的位置没有前进,此时的陈诚自己松开了麻绳:“你去看,半个小时必须回来。否则,我会上报医生。”

  “你不去吗?”路桥有些不解。

  “因为鼻子变得灵敏,所以问道觉得很臭。你去就是了,回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陈诚说完摆了摆手。

  猝不及防,居然解开了。路桥有些害怕走上了楼,没想到居然还能发现陈诚不喜欢血液,这可能能成为弱点。

  路桥上到了三楼,路桥开始害怕。

  千万不要是王小美,因为路桥清楚王小美上山的话,肯定会让探查队提前上来踩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

  血腥味?很可能是探查队的一员被发现了。

  当路桥看见三楼的状况,人都看傻了。

  死掉的是一位守卫,瞎子守卫极限一换一干掉了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干掉了一个红眼怪物。

  另一个红眼怪物此时被用三四条麻绳完全捆住,不能动弹。

  医生此时就在一旁,事情显然是刚发生的。

  路桥看着红眼怪物,瞬间整个人都激动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小美的哥哥王威!

  他不是被红眼灭杀咬了吗?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路桥瞬间反应过来,灭杀没有死!

  不仅仅是灭杀没有死,灭杀还让斥候已经探查到这里来了?

  此时的医生似乎给灭杀注射了某种药剂,路桥本以为会毒死灭杀。

  但灭杀居然整个人镇定了下来,随后医生开始手术。

  就当着众人的面,摘除了王威的眼睛。

  路桥看着,眼睛疼了起来。

  那种疼痛,就好像手术是在给自己做的一样。

  其他的瞎子看不到,只有医生和小孩能看见。

  医生摘除了王威的双眼之后,开口道:“带他去反省室电疗。”

  路桥瞬间不明白了,为什么一个红眼怪物,需要摘除眼睛电疗。

  路桥走到了医生面前开口道:“这是干嘛?这不是怪物吗?不杀了还能留下?”

  “这是康复治疗!”医生淡淡地回答道。

  瞬间路桥想起昨天晚上陈诚的话语,医生有办法治疗红眼怪物!

  所以治疗办法是什么?摘除掉红眼,然后电疗让其失忆吗?

  此时的路桥脑海里有出现了一个话语,今天早上的陈诚说:“因为失去眼睛太久了,对一切味道都比较敏感,我能很清楚的闻出血当中的铁味,太臭了。”“因为鼻子变得灵敏,所以问道觉得很臭。你去就是了,回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瞬间路桥想到了什么,在场的众人都没了眼球。

  一群人贴得很近,能闻血腥味的可能就是正常人。

  不能闻到血腥味,并且在二层等待的很可能就是红眼怪物转化成的人类!

  摘掉眼睛,让其没办法看见正常人类。电疗让其失忆,之后重新灌输思想。

  路桥清楚一个事情,红眼怪物也是有思想的,有脑子的。

  这一套下来,就可以得到一个治疗过的红眼怪物。

  他可以跟正常人一模一样,但这种一样并不是真的一样,而是像和尚一样,通过自己对贪念的控制,放弃吃人!清心寡欲全靠自己内心。

  想明白的路桥愣在了原地,医生似乎也看出了什么开口道:“举行葬礼吧,小虎对吧,你跟我来一下!”

  疯人院的后院,路桥看着一个坑。

  尸体被掩埋进去之后盖上了土,红眼怪物和盲人一起,不分你我被埋葬。

  大家都上坟头摸摸坟堆,此时的陈诚摸到了路桥的胳膊将麻绳捆上了路桥的腰。

  路桥都不清楚看不见的陈诚是怎么确定自己的,但无奈被重新捆上。

  路桥走向医生,医生似乎看出了路桥有什么疑问:“你说吧。”

  “你可以让红眼怪物变回人?”路桥回答道。

  医生点着脑袋:“其实不能,你都说了是怪物。坏人永远都是坏人,好人是好人但可能会变坏。我的办法,只是压抑坏人坏的源头。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曾经可能有问题,他们只是一直在克制。挖掉眼睛让他们失去搜捕的能力,电击脑袋让其失去咬人的冲动和记忆,仅此而已。”

  路桥反应过来:“我明白了。”

  “不,你没完全明白,不过也没关系了,小虎对吧,你和陈诚跟我去三楼吧。今天不干活了,我有新的任务交给你们。”医生说完转头朝楼上走去。

  小男孩立刻想跟上,医生推了一把指了指路桥:“你跟他走,今天请站他身后。”

  路桥总感觉有些古怪,陈诚上前走到路桥身后小声地开口道:“我放你出去这半个小时,你都跟医生说什么了?”

  “我?我能说什么?”路桥一脸的不解。

  “只希望是好事情吧。”陈诚回答道。

  陈诚走在前面带着路桥上了三楼,而路桥则带着小男孩跟在后面。

  “你叫什么?”路桥询问道。

  “什么什么?”小男孩不解地看着路桥。

  “名字?”路桥再度询问道。

  陈诚开口道:“孤儿,我们见到他的时候就是。不知道他父母是谁,我们没有给他名字,未来我们会叫他医生。”

  路桥恍然大悟,摸着小男孩的脑袋:“那就叫你小豆子。”

  路桥自然想起了带去伊甸园的小豆子,也不知道小豆子还能不能活着。

  小男孩嘟囔着:“小豆子?”

  路桥到了三层,这里写着院长室。

  但显然这里现在是医生的房间,路桥敲门,门直接被打开了。

  路桥看见里面端坐的医生,此时的路桥刚想说什么。

  医生开口道:“小虎你进来,麻绳可以解开了。陈诚和孩子门口等着。”

  陈诚像是听到命令似的,路桥缓步走入其中不解地说:“医生,你这是干嘛,我好慌。”

  医生此时小声地开口道:“我时间不多了,所以长话短说。”

  “你最多腿脚有些不方便而已,说这样的话?不至于吧?”路桥有些不解。

  而医生此时掀开了袍子,脚上有一道抓痕。而医生看着路桥,路桥看见医生的眼睛上一丝血红快要布满双眼。

  “你被抓伤了!”路桥激动地说。

  “今天早上不知道怎么回事,红眼怪物奇袭了。这两个看起来是探子,后面可能还会有很多援军。”医生解释道。

  路桥瞬间响起被电疗的是王威,王威是灭杀的人!证明了灭杀没死,医生还是聪明的,后续肯定有援兵。

  “那你需要我做什么?”路桥开口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