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鬼话 > 开局签到冒蓝火的加特林 > 第八十二章,戏曲(作者:抬头已是半生)
开局签到冒蓝火的加特林">

《开局签到冒蓝火的加特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八十二章,戏曲

  这一顿饭吃的不可谓不久。

  在饭桌上,老孙一直拉着姜生的手,东拉西扯,问一些外面的事情。

  阿妹大妈在一旁时不时搭上一嘴。

  而那女孩则是一直红着脸,不时偷偷看姜生几眼。

  一坛老酒很快就见了底,老孙很明显是喝高了,吐着酒气,口齿不清的说着:“大哥,我们改日再约。”

  说完便在阿妹大妈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姜生摇了摇头有些啼笑皆非,这才多久,就从兄弟,升级成大哥。

  姜生没多少醉意,那一坛老酒,大部分都被老孙给喝了。

  阿妹大妈和老孙离开,饭桌上就只剩下姜生跟那女孩了。

  女孩原本是十分害羞,这下就只剩两人,她更是手足无措,端着碗,光扒拉这白米饭。

  看这女孩那副模样,姜生有些无奈。

  还好没过多久,阿妹大妈就回来了,这才让尴尬的气氛缓和。

  吃完饭,姜生跟阿妹大妈坐在院中纳凉。

  女孩名叫阿玉。

  阿玉就在厨房收拾碗筷。

  ………

  天很快就黑了。

  姜生对那唱戏的戏班子有些好奇,于是在跟阿妹大妈打过招呼后。

  便拉着阿玉走了出去。

  村子不大,两人很快就来到了院中那户人家屋前。

  这户人家的房屋可比阿妹大妈的瓦房气派多了。

  大院子加平房。

  此时院中已经站了不少的人,不过大多都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外加一些光屁股的小孩纸。

  显然这些人对于看戏并没多大兴趣,只不过是跟其他人凑一起,聊天侃大山。

  院中,靠近堂屋的地方有一个十分简陋的台子,就几块木板搭的,连块红布都没有。

  台子上五六个身着戏服的人正用十分夸张的动作,演着什么?

  口中还咿咿呀呀的唱着。

  倒是有些像是古时候衙门断案的情景。

  姜生有些好奇,便转头问身旁的阿玉:“这演的什么?”

  “听你妈说,这戏班子每个月都会来一次,每次都是演这个吗?”

  阿玉有些害羞,不敢看姜生,低着头扭扭捏捏的回道:“嗯,他们每个月都会来,每次都是演这个,不过我听说,他们演的这个戏曲是根据以前的真事改编的。”

  “哦?赶紧说说。”姜生说道。

  阿玉点了点头,接着开始娓娓讲述:“我们这个村子以前并没有,也不在这里,是从其他镇子迁过来的。”

  “在我们这个村子还没有迁过来之前,曾经发出过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以前有户人家,男主人早亡,只有一个女人带着七八岁的孩子,艰难度日。”

  “有天夜晚,女人正在院中剁柴火,七八岁的孩子点着烛火看书。”

  “突然有个男人就冲了进来,那男人身穿大红长袍,脸上还用油布蒙着脸。”

  “男人一言不发冲进院中,一把就抢过七八岁孩子正看着的书,接着就转身跑进了屋中。”

  “母子俩是大惊失色,还以为是有强盗入室为非作歹。”

  “男子所进的屋中,存放有女人前几次打小工所得银钱。”

  “虽只有孤儿寡母,但为了保住那些来之不易的银钱,母子俩还是壮着胆子,跟了进去。”

  “可是走进屋中,却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屋中没有后门,也没有窗户,家具之类的没有被翻动的痕迹。”

  “那男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女人经过一番寻找,最后发现在床底有一角红布露出。”

  “女人还以为是那男人躲藏在床下,于是顺手拿了一把菜刀,母子俩悄悄靠近,合力将木床移开。”

  “可床底却没有半个人影,那露出的一角红布,原来是埋在床底的地下。”

  “女人感觉很是疑惑,她在这屋中已经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却从来没有发现。”

  “观察了会,发现红布上还有未干的土石,似乎是刚被挖出来没多久。”

  “于是女人便找了趁手的工具,将土刨开,看看这地下究竟埋藏有何物。”

  “女人没挖多久,竟然挖出一个木箱子,原来红布是用来包裹木箱子的,女人小心翼翼的打开,发现木箱子里面竟然是满满一箱子的黄白之物。”

  “母子俩大喜,只是这笔横财太多,女人怕招惹麻烦,也不敢用太多,于是从中取了一锭银子,又将木箱子重新埋下。”

  “那时人们都迷信,信奉鬼神,女人便拿着银子,打算去买个猪头,作为贡品,祭祀神神鬼鬼。”

  “第二天,女人来到屠夫的摊位前,拿出银子,说要买猪头。”

  “屠夫见女人身着破烂衣裳,居然拿得出一锭银子,还要买一颗猪头。”

  “于是屠夫好奇问女人买猪头做什么?”

  “女人就只说是买猪头祭祖。”

  “屠夫虽然感觉奇怪,不过见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人,也不觉得她有什么胆子,做偷鸡摸狗之事。”

  “屠夫将银子观察一番,见没什么问题,于是便拿了个猪头递给女人。”

  “可是,女人出来的匆忙,并没有带什么东西可以包裹猪头,她一个女人又不敢抱着血淋淋的猪头,正不知怎么办。”

  “屠夫见女人手足无措,猜到了女人的窘迫,于是从摊位后拿出一块红布包上,还拿了一小块油布,撕成两半,系在红布之上,做成了个提环。”

  “女人谢过屠夫,便提着猪头往家赶去。”

  “这时有两个官差路过,见女人身着破烂,手上还提着用红布包裹的物品,正滴滴答答滴着红色的液体,看红布包裹之物的轮廓也十分可疑。”

  “于是,两个官差便上前拦住了女人。”

  “其中一个官差开口说,你这红布包裹之物是什么东西?”

  “女人昨夜得了一笔横财,原本是心中发虚,此时见两个凶神恶煞的官差,更是心惊肉跳,支支吾吾说,是买个猪头回去祭祀祖先。”

  “另一个官差说,你这包裹不如打开让我等看看。”

  “女人松了口气,还以为是官差知道了那一箱黄白之物,原来是想看猪头呀!”

  “女人虽然好奇,一颗猪头有什么好看的,不过还是依照两个官差的话,将红布打开……”

  “未曾想,红布一打开,里面哪里是什么猪头,而是一颗血肉模糊的人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