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鬼话 > 那个渣攻不爱你[快穿] > 第173章 第 20 章(已修)(作者:芬梨非梨)
那个渣攻不爱你[快穿]">

《那个渣攻不爱你[快穿]》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73章 第 20 章(已修)

楚望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气在顷刻之间不规则的乱窜,  那颗沉于丹海之中的魔核也同样预感不安一般的震颤,还在一阵阵地散发热意,并且随着时间推移愈发炽热。

    魔核从震颤到飞速转动,也不过是片刻的事情。

    听到程衍说可能要突破,  楚望才愣了愣,  稍微冷静了下。

    之前的境界突破,  都是水到渠成地进行,而且会在即将突破之前有隐约的预感,  也让他有一些心理准备。

    而这一次,因为楚望之前已到这个境界的后期,但还没达到圆满突破的巅峰,  来参加天榜大会之前,更没有什么预感,  他才猝不及防反应不过来。

    回想着以往的经历,  他慢慢冷静下来,  虽然不知道魔修突破境界会不会更容易被雷劈死,  但是起码现在自己身边多了一个人。

    他闭上眼睛,深呼吸后轻声开口:“师父会为我守关吗?”

    “自然。”程衍不假思索地回答。

    这片刻之间,  程衍已经搂着楚望疾行千万里,  从天榜大会的区域一直往西,横跨过一片内陆海,  就到另一片大陆。

    这片大陆看起来荒凉一些,放眼望去山峰怪石嶙峋,  土地干涸龟裂,  只有少数顽强的植被从裂缝中抽长出来。

    “刚才明徽放出龙吟那一招,应该是刺激到了你的神识和魔核,所以在瞬间达到了突破的界限。”程衍一边说着话,  一边和楚望一同降落在一座山的半山腰。

    楚望慢慢忍住了小腹那股灼烫的热意,分神看了周围,几秒钟后才认出来他们身处的地方,有些惊讶:“这里……是魔修的地方吗?”

    程衍点头:“西大陆,因为资源匮乏,修仙者撤离,成为魔修的地盘。我怕你晋升有产生什么异象,在这里可能会保险稳妥一些。”

    不等楚望说什么,程衍已经在这半山腰掐动法决,凭空挖出一个洞府,又将七七八八各种阵法以此为中心布置下,让任何企图进入这片区域的生物都有来无回。

    最后他挥了挥衣袖,开始往这临时的洞府里倒腾东西。

    魔修在正统修士为主的地方是很少出现的,自诩为修仙者的修士视魔修为十恶不赦的化身,一旦有魔修在一些门派的管辖区域内明目张胆地出现,门派就会派出弟子去围剿消灭魔修。

    楚望之前还在天照宗,几度下山完成门派任务,都是这类任务。

    因此,魔修如果晋升,一定是偷偷摸摸找地方藏起来的,程衍也摸不准魔修突破会不会天象和正统的修士不一样,从而引起其他人注意,毕竟他没见过。

    在西大陆这边就放心多了。

    与其说这里是魔修的领地,不如说因为这片土地资源匮乏到所有的门派都不想圈地管辖,干脆就这样放任,更鲜少到这边来。

    至于魔修……

    这种荒芜的地方魔修们呆着也很难提升,所以放眼看去,程衍布置种种驱敌防御的阵法,估计都没有使用上的机会来。

    楚望也自然明白过来。

    他突破境界的期间,如果产生了什么异象,被什么大门派的人看到,总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且修士突破期间有可能有危险,如果有其他人偷袭,很难又招架之力。

    在这边起码安全许多,也避免了让师父帮他守关遇到太多麻烦。

    楚望心里想着,也慢慢感觉心神平静了许多。

    只不过,西边的陆地被修士们放弃掉,就是因为资源匮乏,或者说本质是缺乏灵气,连刚踏入,都感觉到空气中的灵气浓度陡然下降。

    在这种地方晋升,楚望心里有点没底……

    然后,他就看到程衍往直接开辟的洞府里摆放了烛灯、桌椅床榻等物件,然后接着就是开始往洞府里设置一层叠一层的聚灵阵,在每个聚灵阵的阵心紧接着又摆上一件又一件灵气充沛的宝器。

    楚望刚踏进这完全崭新的洞府,就感觉到它内部的灵气浓度直线上涌,一直到浓郁过天照宗内部提供给内门弟子每年只能使用一次的修炼宝地。

    楚望:“……”

    他突然感觉到了,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吗?

    程衍在自己的秘境里塞了很多的东西,有的是这些时日买的,更多是过去几千年每次闭关无聊出来的时候所购买的。

    他很庆幸修真界的东西质量还是很不错,翻到那些自己都忘记在哪里买的东西,全都还能正常使用。

    而且这洞府估计等下迟早被雷劈开,也没有开得多大,靠汲取宝器内部的灵气后扩散出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三下五除二布置完,扭头看向楚望,有些惊讶:“你还不闭关?”

    楚望这才回神,尴尬地轻咳一声,说:“师父,您先出去……”

    他说着话,同时余光扫到了程衍往这洞府放置,为数不多的家具——那个横榻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楚望心里猛地生出不祥的预感来。

    果不其然。

    程衍直接往横榻一坐,伸了伸懒腰开口:“我在这里守关就好,在外面一片荒郊野岭多显眼,遇到没事找事来打家劫舍就麻烦了。你闭关你的,不用理我。”

    这洞府的空间方寸可见,横榻的旁边就是层叠的聚灵阵,聚灵阵的中心有个蒲草团,那就是为楚望闭关冥想准备的。

    楚望无奈。

    最无奈的是程衍说的确实非常有道理,他们刚才看见外面如此荒凉,视野又开阔,有什么生灵经过都是一眼可以看见的。

    西大陆虽然人不多,但是还是有一些魔修避免被追杀,呆在这里的。

    至于打家劫舍……

    程衍这纯粹替有可能出现的没长眼的魔修多留一条命,魔修突破往往更加九死一生,能打得过他的魔修估计没有还活着的了。

    程衍虽然已经快在横榻上躺平,但是还是语气颇有些严肃地说:“你别想这些多余的事情了,魔修突破境界我还没见识过,也不知道到时候有什么危险,先把心思放在正事上。”

    楚望神情一凛,才发现这些时日和这个便宜师父参加天榜大会,懒散怠慢了许多。

    他严肃了起来,也不想着闭关时还有旁人围观这种别扭的事情,走到聚灵阵的中心后,盘腿坐在蒲草团上,迅速沉下心,闭上眼睛进入状态。

    眼看着对方已经闭上眼睛,神态肃然,程衍转了个身又伸了下懒腰,同时仔细观察着楚望的神情。

    楚望丝毫不见被影响,好像外界的一切都已经和他隔绝了——放在往常,按修士感知的敏锐程度,周身的动静都会捕捉到。

    程衍放心了,于是干脆靠着横塌上的软垫,然后掏出几颗果实啃了起来。

    同时他的衣袖一挥,一个水汽凝聚而成的屏幕在半空中悬浮出现,水纹晃荡之后,慢慢浮现出一幅正在移动的画面来。

    ……他已经忘记了之前自己突破境界都花了多长时间,但是长则能闭关上几年,为了找到最后突破极限那一丝感应,需要耐住长时间的寂寞。

    他总不可能一直躺在这里没事做,必须要给自己找点乐子才行。

    他打破本源那股力量隐藏自己存在的结界的同时,也留一手在明徽的身上放了个窥视的法决,显然明徽着急着逃跑,这个隐蔽的法决还未被发现,此时还能正常使用。

    只可惜只能看到静音的画面,并且明徽估计还在逃命,画面里只能看到沿途的风景在飞速后退。

    程衍抬眼看了楚望一眼,和刚才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他再收回视线,这屏幕显示的画面也没什么新的进展。

    还好他有足够的时间悄悄围观……

    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看着明徽已经从一片森林跑进一片山脉,期间还飞过几处悬崖峭壁,然后在视线中的画面变成一片丘陵平原,他才慢慢停了下来。

    这地方明明视野更加开阔,也更容易被人发现,前面躺着看别人玩越野跑酷正过瘾的程衍挑眉,有些惊讶。

    紧接着,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随着明徽转身,程衍眼前的水纹屏幕视线也转移了下,一个人影在他旁边出现——

    是陆傲。

    还是昏迷不醒的陆傲。

    可以想象,这一路逃命,明徽应该是把昏迷的陆傲扛在身上,就这么跑了一路。

    毕竟修士为了抗击每次晋级突破的雷劫,都需要锻体,哪怕像明徽这样外表看起来有些弱不禁风,体能也是不弱的,扛个人跑路绰绰有余。

    只不过,陆傲当时失踪确实与他有关,可为什么明徽逃跑还要拉个与本源不相关的人呢?

    程衍心里冒出这个念头,又突然一顿,他有些不确定,好像隐约捕捉到关键的点了。

    画面里的明徽把陆傲小心翼翼地放平在草地上,甚至还给他放了一块垫在身下的毯子,他俯下身去,程衍打在他心头上的窥视法决也慢慢下移视角,定格在陆傲的身躯上一动不动。

    盯着对方看那么久,很难不想象出明徽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程衍开始怀疑,难不成本源投射到这个世界的力量还有心帮它自己的分|身牵红线,这种紧急关头才会带着暗恋对象跑。

    不过,很明显可以得知的一件事,就是此时明徽和陆傲身处的地方应当是一处秘境之类的异世界,并且那些追踪明徽的人能进入这地方的可能性不大,明徽才会在被追杀过程中,还能如此气定神闲地停下来。

    画面静止了有不短的一段时间,程衍又抬眼去看楚望,正好看到楚望微微蹙眉,好似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程衍惊讶地挑眉。

    大概真的是天道的宠儿,楚望显然找到突破状态的速度超乎了程衍的想象,估计很快就要引来天雷了。

    只是他眼下看着已经有些痛苦了,但是修士晋级经历的劫难,只能自己撑过,旁人是无法提供任何帮助的。

    程衍留心了一下,才看向明徽那边的情况。

    视线已经稍微转变了一下,没有再怼着陆傲的身躯不变,现在看到的……是陆傲的后背。

    紧接着出现是明徽的手掌放在他后背,隔着这种窥视的法决看不到的灵气涌动,片刻之后明徽收回了手,陆傲的身体动弹了下,显然已经逐渐苏醒过来了。

    两个人转为面对面的位置,程衍看到了陆傲对着楚望的神情,还是那副断情绝爱的冰山脸。

    程衍怀疑陆傲的心理素质应当非常强,要知道他此时面对的是一个身怀异宝又弱于他的人,而且被明徽打晕带走,意味着陆傲有可能也直接被卷入那一堆老不死的家伙的追击之中。

    他会做出什么选择,还是就这样什么都不做,仿佛周围的一切如何变化都与自己没有关系?

    程衍饶有趣味地看着,然后就看到陆傲的嘴唇动了几下,他寡言少语,那动弹几下的嘴唇也完全看不出来他说的是什么话。

    只能看到一个人的默剧程衍看得有些无趣,迫不及待想知道为了半步真仙的传承可以用尽各种手段的老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进入到这个秘境,再次开启跑酷状态——

    陆傲的视线突然隔着那水纹的屏幕和程衍对视上。

    那一瞬间程衍感觉陆傲好像看到了自己,就好像他应该也察觉了自己看到他一样。

    然后下一瞬间,水波震荡,激起剧烈的涟漪把画面都掩盖住,就好像……一台老旧的电视接收不到信号一样。

    震荡几秒钟后,整个水汽凝成的屏幕从中间完全破碎开,又变成水珠子,顷刻间恢复了它们最初的形态,消散在空气之中。

    程衍愣了一会儿,才饶有趣味地挑眉。

    被发现了。

    而且,好像是被陆傲发现。

    当然,也有被本源化身那个“系统”发现,从而让陆傲也进一步得知这个消息的可能性。

    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都说明了陆傲这个人必然不简单。

    程衍却没有太焦虑,也不担心因此失去了本源的踪迹——反正本来,追踪的人就不是他嘛。

    而且如果陆傲也和本源扯上关系的话,那就更好办了。

    陆傲本身是天照宗的骄子,还有望继承陆渊的宗主身份,在正统修真界,他属于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层身份被舍弃的可能性不大。

    或者直接可以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明徽有可能只身退出天照宗躲起来,陆傲做出这样的事情的可能性非常小。

    没了乐子还是多少有点遗憾的。

    程衍打了个呵欠,调整了个更舒服的位置,歪着头看向楚望。

    楚望此时眉头紧锁,额间冒出汗水来,连嘴唇都无意识地咬紧,只怕已经进入到最重要的关头,他周围的气息完全收敛住,程衍无法感知到他身体内灵气如何波动,也意味着可能在身体内,正进行着重要的斗争。

    也不知道魔修晋升,会不会有什么和别人不太一样的变化……

    程衍胡思乱想着,又想到楚望上次凝聚魔核的时候出现的事情,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度重现当时恶念现身、群魔乱舞的场景。

    他正想着,正好看到同一时间,楚望陡然睁开眼。

    程衍坐直起来,看到了楚望的瞳仁里一片血红,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却好像完全失去焦距。

    “……”

    气氛有种难以形容的凝滞。

    没有程衍想象的群魔乱舞出现,楚望周身依然平静得好似他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聚灵阵凝聚充沛的灵力在他四周平静地漂浮,丝毫不受影响。

    好像除了楚望瞳孔的颜色发生变化,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出现。

    可这也太不对劲了吧!

    程衍沉默着与楚望对视,最后还是他先败下阵来。

    他对着场面完全没有应对的经验,只能尝试着抬手挥了两下,干巴巴地开口:“徒儿,你怎样了?”

    他开口说话好像是个触发事件的敏感词,程衍的视线一晃,来不及捕捉楚望的身影变化,眨眼的下一秒,楚望就已经从那蒲草团上起身,甚至整个人已经于这顷刻向程衍逼近过来。

    程衍手还撑在横塌上,没有动弹,就感觉到了对方的身躯在他刚从视线里捕捉到的时候,直接贴到了自己的身上。

    程衍:“……”

    他们贴得太近了,楚望除了瞳仁泛着不寻常的红光,整个人的气息从压制在体内瞬间转变成完全释放,混乱又强烈波动的灵力在他周围涌动,带着鲜明的攻击性,甚至同时还能感受到这灵力从魔核运转之后,带上一丝丝阴寒的魔气。

    平日里楚望的灵力施展也会遇上这样的情况,他多半时候会选择利用自己的躯体多运转一周进行“净化”,释放剑招的时候,就不会让人因此察觉到他是魔修了。

    但是此时,他显然没有再顾忌到这一点,周围的灵力波动,都带着丝丝魔气,洞府内的温度都显而易见地下降了好几度。

    程衍没动,没敢推开楚望或者做出其他举动。

    很显然,楚望现在的状态不太正常,程衍思考一圈,猜想各种可能又一一排除,最后猜测——

    这是楚望突破关头,遇到的心魔?

    不是所有修士都会在突破境界的时候遇到心魔的考验,但是魔修显然遇到的可能性更高,并且不是只在自己的神识或丹海内进行的斗争,而是会明显地“外放”出来。

    而且,魔修在修炼过程中,有可能有恶念被疯狂放大,在遭遇心魔的时候迷失自我,不仅会突破失败,还致死率极高。

    程衍不敢动,也是怕自己一个简单的动作,会激起楚望的心魔扩大变化。

    他呆着没有动弹,楚望也盯着他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只是空洞的眼神慢慢聚焦,而瞳仁越发血红——

    在那双眼几乎和鲜血一样红的时候,楚望终于做了下一个动作。

    他俯身更加逼近,几乎和程衍紧紧相贴。

    然后程衍听到了楚望低声轻轻开口:“师父,你到底有几个好徒弟?”

    程衍:“……?”

    程衍有一瞬间地呆滞,实在是没料想到楚望的心魔……居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

    眼看着在呆愣的片刻,楚望周身的灵力不安地涌动更加剧烈,程衍一把扣住他的手臂,快速开口:“当然只有你一个!”

    他没有想到楚望的心魔是与自己有关,但想了下,楚望对天照宗的恩怨已经慢慢走出歧途,他修炼的日子乏善可陈,也没有其他东西有可能成为他的心魔了。

    听到他的话,楚望的眼神闪动了下。

    但是下一秒,程衍就感觉自己被狠推一把——他防备着楚望周身的灵气伤害他,却没有顾着自己,猝不及防被楚望直接推着倒在横榻上。

    程衍抽了抽嘴角。

    他发誓,摆个横塌在这里只是为了自己守关躺着舒服,绝对没有怀着其他的心思的!

    楚望居高临下地俯视他,长发垂下落到横塌上,手掌隔着衣服贴在程衍的胸膛上。

    然后他慢慢地在程衍的胸口握拳,除了瞳仁一片血红,连眼角都泛红起来。

    “你说谎!你骗了那么多人!说下辈子要和他们在一起,却没有兑现!”

    程衍呆了下,脱口而出:“你全记起来了?”

    但是他立刻就意识到并非如此,否则楚望也不该是这样的质问,于是他火速换了句话:“你看到了什么?”

    洞府里简陋得很,只在四周摆着烛灯,燃烧着特殊的烛火,哪怕周围已经波动着混乱的灵气,那些烛火也只是轻微晃动了下,没有熄灭。

    这摇晃的光照着楚望的侧脸,清晰可见他的眼睛发红,可咬牙的模样和眼尾泛的红,都说不清是愤怒更多,还是委屈更多。

    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回答:“我看到你和那么多不同的人在一起,你骗他们你们是生生世世的恋人,却每次转世,都和不同的人在一起!”

    楚望此时的灵魂已经完整了,意味着曾经破碎的灵魂碎片经历的过往,是有可能找回记忆来的。

    只是程衍没料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他有些无奈,握住楚望攥紧成拳头的手,轻声说:“那些人都是同一个人,他们都是你,你没有发现吗?”

    “骗人!”

    楚望却只会恼怒地看着他,情绪一点都没有被安抚到。

    “是不是看我喜欢你,被你玩得团团转,你觉得很有趣,我的师父?”

    程衍没有开口说话,但握着楚望的手慢慢转移到他的心口,开口道:“你感受一下,这是你真心所想的吗?”

    楚望愣了愣,几秒钟后才点头:“是!”

    程衍放轻了声音:“他们都是你,每一次转世之前,承诺下辈子在一起也是真的,我没有一次辜负承诺,这一次也是一样,我是特地来找你的。”

    那双血红的眼睛里露出有些迷茫的神色来。

    隔了一会儿,楚望才开口:“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我不知道……”

    他显然已经被影响了,心魔一面在告诉他,看到的那些画面,那个在不同的时代身份转变,却面容永远相似的男人眼里所看向的一直都不是同样的人,这是一个负心的人,现在还在欺骗他。

    可是另一方面,和对方对视着,听着对方坚定不移地说出的话,楚望却觉得自己应该相信他——我为什么应该相信他?为什么那么想要相信他?

    脑海里混乱不清的念头在变化着,随之,楚望周身的灵气都在剧烈的涌动,情绪的激烈变化反应成此时灵力危险的波动。

    他死死地盯着程衍,内心在进行着拉扯。

    突然,他感觉到程衍的手顺着心口的位置缓缓往下移动,楚望的手被他拉着,放到腹部。

    “如果不确定,那就自己来感受。”

    程衍轻声说。

    在小腹以下这个位置是修士的丹海,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楚望的魔核吸取了足够的能量后,就会慢慢孕育成元婴,在这个位置诞生。

    此时楚望的丹海里远比外界的灵力更凌乱,魔核紧紧凝缩成一动不动地暗色小球,好像周围的混乱都与它无关。

    一股温热的灵气在往体内窜动,轻车熟路地沿着经脉流动,直到进入丹海。

    楚望能感觉到那时不属于自己的气息,可是他却好像对对方全然没有抗拒,顺从着那灵气进入到对修士如此重要的丹海之中。

    他呆愣地盯着程衍,但注意力完全被丹海之中的灵气所转移。

    那灵力轻而易举地躲过在丹海之中带着魔气乱窜的灵力,一点一点地靠近凝缩的魔核,直到近在咫尺,然后它触碰到魔核。

    暗色的魔核在两人的感知里轻轻颤动,程衍用灵力试探着触碰,然后慢慢地将灵力扩大开来,把魔核完全包裹住。

    那魔核颤动得更加厉害,惹得丹海里如同掀起狂风巨浪。可那抹温和的灵力自始至终都包裹着它,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抛弃它。

    它温和地承受着魔核一阵阵震颤释放的攻击,一直到那震颤到了极点,魔核又重新变大,在丹海里重新旋转起来。

    但这不是魔核恢复之前的状态,在旋转之间,魔核周身出现一道道裂缝,好像有光芒一阵阵地透出来,直到外核好像个罩子被从内到外完全打碎。

    魔核消失了。

    从中诞生出来的,是缩成一小团如同新生婴孩一样沉睡的小人,散发着平和的力量,丹海中剧烈波动的灵力随之慢慢平静了下来。

    那是修士的元婴。

    程衍用那抹灵力轻轻碰了下楚望的元婴,下一秒就被猛地弹开,他一睁开眼,楚望直接推了他一把。

    “你、你别乱碰!”

    楚望瞳仁那一片血红已经消失,只是眼角还泛着微红,没有消散,气恼地瞪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死线……创造奇迹失败!qaq明天一定早起码字,不赶死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