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穿成反派大佬的眼中钉 > 第122章 冤家(二合一)(作者:陆北暖)
穿成反派大佬的眼中钉">

《穿成反派大佬的眼中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2章 冤家(二合一)

  作为京都排行第二的戏班,梨园虽不像春晖园那样场场戏都座无虚席,可看客却也不少,至少沈宜欢主仆到这里的时候,大堂里已经坐满了人,就连楼上的包间也定出去了好几间。

  沈宜欢也没挑,在二楼随意选了个视线还不错的包间,又要了一壶茶并几叠点心,便带着绿珠进屋坐了下来。

  主仆二人刚坐下不久,演员们便相继登台唱演起来,之后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看台下不时爆发出一片片欢呼,现场气氛很快热闹起来。

  沈宜欢坐在靠近看台那一侧的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渐渐倒也品出了些滋味。

  平心而论,这梨园戏班的角儿们唱功还是很不错的,就是他们那戏本着实老套了些,唱来唱去还是那几出,大家不审美疲劳才怪了。

  而他们如今之所以还能吸引到人来看戏,完全是托了这个世界信息不发达、娱乐业发展迟缓的福,若非如此,他们恐怕早就倒闭了。

  当然了,这种情况并不是梨园独有,而是整个行业的通病。

  在如今这个知识被掌握在权贵手中,读书人极度稀缺的时代,剧本创新是十分艰难的一件事,所以整个戏剧行业都存在着戏本老旧的问题,就连那京城第一的春晖园也不例外。

  只不过春晖园要比其他戏班更有手段一些,他们凭借背后雄厚的资本和人脉,搜罗了不少颜值高嗓子好的角儿,并留住了一批衷心的“颜粉”。

  除此之外,他们还找到了一位御用“编剧”,虽然这位编剧量产不算高吧,但偶尔也是能写出一些新戏本来博人眼球的。

  如此一番操作下来,春晖园便坐稳了这“京城第一戏班”的宝座。

  沈宜欢这么想着,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收编梨园的可行性来。

  是的,收编。

  诚然,在来梨园看戏之前,沈宜欢确实是打算组建一个属于自己的戏班,可刚刚她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要组建一个全新的戏班,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首先一点,这里不是她从前生活的那个分工极细的时代,想要什么样的人才都可以快速找齐,这里的戏班几乎都是讲传承的,所以她很难从各地挖来合适的人。

  其次,就算她真的挖到了足够多的人才,勉勉强强组成了一个新的戏班,可要让一群不熟悉的人同时登台,那也是极困难的一件事,少不得要给他们许多时间磨合。

  如此这般,费时费力,效果也未可知,实在是不太划算,沈宜欢有些嫌弃。

  至于说她为什么想收编梨园戏班而非与其合作……

  合作这种方式对人的约束力实在太弱了,而人的本性是逐利的,一旦日后他们在利益方面产生了分歧,她不确定仅仅凭着合作伙伴这层单薄的关系,梨园戏班是否还会初心不改。

  因此,对他们这种彼此之间本就没有太多信任的陌生人来说,还是用一种约束力更强的方式来联系比较好,这样也省得担心对方会临时变卦。

  但想是这么想,沈宜欢却也明白,真要收编梨园戏班大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管怎么说,梨园戏班也是京城第二大戏班,且看着他们这满堂喝彩的样子,应该也不至于亏本赚吆喝,在这种情况下要人家放弃自己独立的地位和她搭伙,想想也知道不太可能。

  不过沈宜欢也不着急,反正她的酒店还处于筹备阶段,找戏班入驻的事还没有那么迫切,那就慢慢来呗。

  梨园这边先试着接触一下,可以的话就谈,实在不行,她再看看别的小戏班就是了,总归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的。

  打定主意之后,沈宜欢整个人简直不要太淡定。

  她随手给自己的茶杯斟满水,自顾自地喝着。

  许是水喝得多了,没过一会儿她忽然有点想上厕所,于是便起身离了座。

  绿珠原本是要跟着她一道起身的,但沈宜欢想着茅房也不远,且自己今日又是作男儿打扮,这点距离应该不至于会出什么意外,便拒绝了。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沈宜欢顺利解决完人生三急从茅房出来,正准备回到包间继续听戏,可谁知道她今日运气竟然那么不好,在上楼的时候居然不小心撞上了出门幽会的李元卿和顾清许二人。

  说得更准确一点,是她和顾清许有了一点肢体上的擦碰,但因为她俩的动作和力道都不大,所以撞的并不严重——反正沈宜欢自己是没有觉得和顾清许撞到一起的肩膀有什么痛感的。

  可有一句话叫做,“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于是乎,沈宜欢便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清许惊呼着朝李元卿的怀里倒去……

  顾清许的反应这么大,沈宜欢都惊呆了,以至于那句即将脱口而出的“对不起”就这么生生被堵在了她的喉咙口。

  然后就因为她没有及时道歉,那对冤家和她杠上了。

  李元卿眼疾手快地搂住顾清许的腰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之后,很快将不善的目光落在了沈宜欢的身上。

  “你走路没长眼睛吗?没看到前面有人?”李元卿拧着眉心责问道。

  沈宜欢心说,她是没长眼睛,可两人相撞责任也不只在其中一方吧,你俩倒是长了眼睛,不也一样不看见迎面而来的她?

  然而这话真要说出来容易激化矛盾,沈宜欢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今日本就是偷偷来梨园打探市场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不要和这对冤家正面起冲突的好。

  这般想着,沈宜欢果断低头道歉:“实在对不住,是我没注意,这位小姐没事吧?”

  原本沈宜欢想着,自己都道歉了,对方于情于理都应该说句没关系什么的,然后这件事就翻篇了。

  可谁知顾清许居然不按套路出牌,她闻言也不说话,黛眉轻蹙,一副难受得无以复加的模样。

  看见心上人难受,李元卿脑子里名为理智的那根弦直接就断了,他也顾不上搭理等着他们说话的沈宜欢,立马焦急地凑上去道:“清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顾清许就委屈但懂事地说:“没什么,就是肩膀有些疼,想来是刚刚撞得有些狠了,不过这位公子应该也不是故意的,王爷您就不要同他计较了。”

  沈宜欢:“……”

  就离谱。

  要不是她知道自己刚刚走路的速度不快,她怕是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真把人给撞坏了。

  还有什么叫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啊?她本来就不是故意的好嘛!要是早知道迎面而来的人是顾清许和李元卿,她一定躲得远远的。

  谁耐烦和他俩有牵扯啊。

  心里如此腹诽着,沈宜欢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李元卿便不赞同地否决了顾清许的话。

  “清儿你就是太善良了,总是处处为别人着想,可这世上并非所有人都如你一般良善的。就说刚刚这件事,你这么个大活人站在前面,他真的看不见吗?本王才不相信!”

  李元卿说着又目光不善地瞪了沈宜欢一眼。

  沈宜欢:“……”

  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本来就没有看见好不好。

  她刚刚满脑子都在想要怎么和梨园戏班的班主搭上线的事,这想着想着就有些出神了,没看见前面有人不是很正常吗?

  照他这么说,她还怀疑顾清许是在故意碰瓷呢!

  不得不说,沈宜欢真相了,这件事还确实是顾清许故意碰瓷。

  都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作为一个将沈宜欢视作假想情敌的人,顾清许早在沈宜欢主仆进入梨园戏班的时候就已经认出了她。

  那时候顾清许以为沈宜欢是尾随她和李元卿来的,可是她很快发现自己想错了,因为沈宜欢压根儿就没有看见她们,一个人看戏看得可起劲了。

  按道理来说,顾清许应该也假装没有看见沈宜欢,彼此就这么相安无事地离开算了,可就在刚刚,她和李元卿下楼准备走的时候,沈宜欢却忽然出现在了楼梯上。

  那一刻,顾清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反正一股热血直冲脑顶,她就故意撞沈宜欢去了。

  于是乎便有了眼下李元卿替她出头对沈宜欢横眉冷对的这一幕。

  这些隐情沈宜欢自然是不知情的,可不知情并不代表她就会忍气吞声任由李元卿质疑数落。

  她闻言直接被气笑了,“您这话就有意思了,照您这么说,我是故意撞这位小姐的呗?”

  “是不是故意的,你自己心里清楚。”李元卿冷着脸道。

  沈宜欢都无语了,现在的人是都不讲道理的吗?

  还她自己心里清楚呢,真是狂妄自大又不要脸。

  沈宜欢深深的怀疑,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写出这么个玩意儿的。

  就这样的人还能男主,她的书不写崩才怪了!

  但吐槽归吐槽,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至少在李元卿和顾清许这对人设崩塌的男女主面前,她不能落了下乘。

  沈宜欢遂双手环胸冷笑道:“您这话我就有点不理解了,我和这位小姐无冤无仇的,我干嘛要故意撞她?总不能是我看上了这位小姐,所以故意撞人想引起她的注意吧?”

  她有那么中二吗?

  就算她这会儿的身体年龄确实是中二期,可她本质上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好吗?再怎么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啊!

  再者说了,就她和男女主如今这剑拔弩张的关系,她犯得着这样做吗?

  沈宜欢怀疑李元卿是不是忘了带脑子出门。

  事实证明,李元卿果然没有辜负沈宜欢对他的评价,他出门的时候可能真的忘了带脑子,因为她直接忽略了沈宜欢话里的反问语气,暴怒道:“就你这样的,还敢觊觎清儿,简直不自量力!”

  沈宜欢:“……”

  好吧,这家伙这会儿已经连人话都听不懂了。

  心好累。

  心累的沈宜欢不想再和人设已崩的男女主说话了,索性道:“要不这样吧,既然这位小姐说肩膀疼,不如咱们找个医馆给她瞧瞧?可别留下病根了。”

  沈宜欢忽然转了话题,这是李元卿和顾清许都没有想到的,两人闻言俱都愣了愣。

  愣过之后,顾清许连忙摆手,“去医馆就不必了,怪麻烦的,我回去之后随意涂点药膏就行了。”

  开玩笑,她又不是真的被撞坏了,要是一会儿去了医馆沈宜欢故意使坏让大夫给她扎针什么的怎么办?

  要知道,她故意装病可以,引得李元卿为她出头责怪沈宜欢给沈宜欢添堵也可以,却是万万不想为此而受皮肉之苦的,否则她不就亏了?

  李元卿并不知道顾清许心里的想法,闻言不赞同道:“看病的事怎么能随便呢?清儿你身子娇贵,自然要好好爱护才是,我这就带你去医馆瞧瞧。”

  他说着就要扶着顾清许下楼,只是临走之前还不忘狠狠瞪了沈宜欢一眼,放狠话道:“日后最好不要再让本王瞧见你,否则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沈宜欢:“……”

  说得跟谁想再见他似的。

  她才恨不得躲他远远的好吗?

  心里疯狂吐槽,沈宜欢嘴里却不得不问道:“王爷这是不需要我一同去医馆的意思吗?那我把诊费先给您?”

  她说着就要伸手进袖带里掏钱袋。

  沈宜欢此举原本只是想善后而已,真没别的什么意思,可李元卿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侮辱般,横眉冷对道:“谁稀罕你那两个破钱,自己留着买药吧!”

  说罢这话,他直接揽着顾清许走了,只留给沈宜欢一个越来越远的后脑勺。

  沈宜欢被怼得那叫一个莫名其妙,不过她倒也没再多说什么,不是没机会,而是没必要。

  他们不要钱就算了,还给她省了一笔呢。

  而且刚刚她摸了袖带才知道,她身上压根儿就没钱,她的钱都放绿珠那儿了。

  冲着李元卿二人离开的背影撇了撇嘴,沈宜欢很快将这个插曲抛之脑后,慢悠悠地走到包间继续听戏去了。

  无关人等虽然能够凭借骚操作恶心她一小下下,可要想为此影响她一整天的心情,那是不能够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