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鬼话 > 大唐种田指南 > 第122章 第一百二二章(作者:浮云素)
大唐种田指南">

《大唐种田指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22章 第一百二二章

第一百二二章/2022920

    快一月后,信才被送到钟离珺手上。他到底没为白酒远走乌斯藏,大唐也进口了不少白酒,除了价高没毛病。

    钟离珺在长安城内行走多年,颇有家资,他也不是酒鬼,对各类酒水只是品鉴罢了,遇见美酒愿意小酌,成日泡在酒精中是要不得的。

    他买了几小瓶藏在家中,配菜品一品,便一心扑到本命法器上。锻造、升级,这些都很费时间。

    好在锻造也不是他锻,请来的炼器师做大头工作,需要他时当个工具人就行。

    李林同上门时钟离珺正好在家,高长松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帮忙捎东西,只带了一封信,闻说是从乌斯藏来的,钟离珺眼睛就亮了,迫不及待打开看。

    信用白话文翻译下,内容如下。

    展信佳: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近日我在乌斯藏除制酒外还开了村店,来高老庄买酒的外地商贾越来越多,家实在住不开。

    除酒外这些时日还从《易》中找到新养猪法,经过此法黑猪肉已不是过去的贱肉,肥瘦相间不输羊鸡,我用此猪肉做了两道菜,其一名为东坡肉,其二名为卤肉……

    之后又细致地描绘一番如何做。高长松本意是好的,对钟离珺公开秘方,即使对方远在长安也能做出相似的菜肴,在菜谱家传的唐代,他慷慨至极。

    然而,钟离珺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比起做,他更想立刻吃。本来,劁猪养猪周期挺长,有那时间都能两地打往返了。

    等高长松写完近期生活后,就话锋一转开始讲他的所求了。

    说来挺不好意思,他跟钟离珺相处也不算多,竟然就要让他帮忙了。

    哎,毕竟是跟“升学”有关的事儿,怎能不问问呢。

    三妹妹中有升学困难的不用猜,是高玉兰。

    这三人发展上各有千秋。

    先从最小的高翠兰说起,人家拿的是修道小天才人设,一点灵光即成符,自学能力是灵宝派众人实锤过的,只要学过就会用,想来等她出世后修道界会多出一个了不起的天才。

    高香兰又是另一回事,经营为主、修行为辅,除却强身健体保自身外她没更多追求,欲在俗世经营中投入更多时间。

    而高玉兰,囿于时代约束,她的炼器师之路注定在大唐走得磕磕绊绊。

    唐不是没有炼器师,但多为皇家服务,偶尔有那几个散修,修行时也是传男不传女。

    大唐也有女道士,又称女冠。因在正统历史中,道是李唐的国教,在唐代的201位公主中,21位都曾有入道教当女冠的经历。

    公主入道的原因很多,有为家人祈福的、有逃离和亲命运的,也有忍受不了晚年寂寞等等。

    与寻常女子不同,女冠的生活自由度大得多,在这个男女之间隔阂比较大的年代,她们能够打破性别的界限,跟文人士子一同探讨道法。

    这也是为什么许多文人爱走公主的路子做官。

    推及世人,很多人当女冠,也不是为了研究道法,还是有相当一批人向往自由生活的。

    种种原因下,大唐的道门人认为,女冠跟他们这种修仙的人还是很不一样的,尤其是炼器师,那性别歧视可是大大的。

    高长松提笔问灵宝派人,葛朝阳面露难色,本门派人不擅长锻造,无法教高玉兰更多,哪怕有他的举荐,其他门派都是不收高玉兰的。

    横在高玉兰面前的路似乎只有一条,即海外留学。

    根据高长松在大安国观察,那儿的男女较之大唐还是比较平等的,不仅不拒绝女子与雌性上街,书院与门派中也不少见女子的身影。

    譬如剑修中师姐师妹就多多,小师弟还不是被追得抱头鼠窜。

    仔细一想,灵宝派的师兄弟说不定也知道点儿大安国各门派的情况,但他们在大安国购置的小院跟钟离珺一样大,一看就知道钟离珺是半个地头蛇嘛!问他准没错。

    其实,高长松一开始都把师傅给忘了。

    葛朝阳:吾徒叛逆,伤透我心。

    高长松在信中细细介绍了高玉兰的情况,哎,他本来不是吹妹狂魔,现在不得不让外人感受妹妹的优秀,真是妥妥邻居家的孩子。

    最后高长松提问,请问像她这样有想法的小女孩,去哪儿学习比较合适呢?

    钟离珺把高长松的问题看了两遍,他略过了前半段对美食的介绍,那对他来说太煎熬了,直接跳后段。

    读完之后也不敢即刻回话,而是正儿八经地“走亲”“访友”,把长安熟悉的修士,在大唐停留的东胜神洲人给问了个遍。

    孙元翔奇怪极了,以往只有他约钟离珺的份,他可不会上门找自己,当自家门被敲响时,孙元翔受宠若惊。

    他是个享受生活的人,又是散修,因此他买了小厮与婢女,婢女给他打扇子,小厮殷勤地端来瓜果。

    钟离珺一本正经地问完,孙元翔的下巴要脱臼了。

    他狐疑地看着钟离珺:“你是钟离珺吗?”

    钟离珺:?

    对上后者迷茫的眼神,孙元翔倒吸一口冷气,抱头自言自语道:“是了、是了,只有他才会以如此眼神看我,根本不知我话中的深意。”

    “你这怕不是给族人打听的,那轮不到你,汉钟离在东胜神洲很有些脸面,你们又是家传修道,没听说祖上出过炼器师。”

    钟离珺更奇怪了,他想,为什么孙元翔要说这些没营养的话呢?这不是一目了然的吗?

    又想,身为友人,他应该多包容孙元翔,用现代的话来说,他就是话痨。

    孙元翔不知自己被打成话唠,他絮絮叨叨许久,终于扯回正题了。

    “大安的学校……你说得定然不是私学、官学,听说他们的学校跟我们这儿差不多,教得还是经史子集、四书五经,学校也只收人族郎君。”

    他又扯开话题:“妖族的有志之士抗议了好几回,你别说,他们比命长,真有治学不错的……”

    再往后扯就是大安国怎么只接受人族考试啊,就是因为这样妖族也时有不忿啊!

    好在妖族会作为“国师”直接摄政,国家对妖族领地也管得宽松,这才没有出大篓子。

    政体上他们还在搞郡国并行制呢!

    孙元翔胡吹了一大通,钟离珺竟就乖乖听着,真难怪他俩能成朋友,要不是钟离珺如此天然,他早就打断了。

    好在最后孙元翔还记得把话题扯回来,钟离珺艰难提取信息。

    人家的意思是,修道之人的教与学也是分官学、私学的。这里的官学那一定不是指皇家设立的“六学二馆”,而是指“名门正派”。

    大派、小门小户、邪/教区别可大了。

    孙元翔的意思是这样的:“东胜神洲有点好,女修多,你看偌大一个唐国,都找不出女修。”

    又说:“炼器师跟我们不同,你学符箓需要点灵光,天赋的高低能区别人修道路是否平坦。炼器师不仅要有天赋,还要有基本功。”

    他说了一大坨,钟离珺精简完就是,她得先去书院,或者精舍,学完了基本功再去找散修或者炼器门派单独指导。

    因为加入门派是要交作品的,作品不合格,人家凭什么培养你,知道供出一名炼器师要多少钱吗?

    先上专业课中的通识课,对各项泛泛了解而不精,随后再选小方向精修呗。

    钟离珺就差做笔记了,但这只是个比喻,修道人的脑子都好使,灵台清明,记忆力很好。

    他还记了几家挺好私学的名字,就是负责基础教育阶段的。

    孙元翔先呼啦啦报了一大串,等说完就扭捏了:“这……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准不准,我是不晓得的,这样,你先去问问咱本土的炼器师,他们跟大安国一向不对付,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在这座城市里没人比他们更了解那儿的行情了。”

    随后从脑海中搜刮出人的名字与住址,甚至还写了封引见信让他上门拜访。

    于是钟离珺又被从一处地方指使到另一处,这心思搜集工作不算浩大,却足够漫长,当他搜集到足够准确的消息时,长安城的修士们都知道钟离家又出了一名年幼的、有天赋的女性炼器师,他还准备把人送到大安国。

    可见流言传播得有多快,内容又有恰当的歪曲。

    等他了解得差不多了,钟离珺也喝完了最后一滴酒,于是他嘴巴一抹,去官府办了到乌斯藏的路引,潇洒访友去了。

    高长松:???

    钟离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实际上我是来吃肉哒!

    而长安城内唯一能管到钟离珺的八仙之一钟离权姗姗来迟,他想:我不就出去收了个小妖,渡化几个修道的好苗子?怎么曾孙子不见了?

    就听见老友一脸八卦道:“你的好孙子带女儿往大安国求学去了!”

    汉钟离:???你说什么?!

    我曾孙子什么时候有女儿了?!

    谣言就是这样,越传越离谱、越传越离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