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人妻 > 我赚的真是辛苦钱 > 0190 下得去手吗?(作者:差不多了)
我赚的真是辛苦钱">

《我赚的真是辛苦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190 下得去手吗?


                
                      镗!

  保安话音落下,没等躺在地上发懵的男子反应过来,一脚过去踢掉他抓着祝梦雪脚踝的手!

  “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哼,要做什么,伸张正义维护治安!”说罢,三人分别抬起男子脑袋和双腿,直接架了起来!

  “老板,您说,想要我们怎么做!”

  不拿钱的时候唯唯诺诺,拿了钱之后生龙活虎!

  本来一个月两千多不到三千的工资,也就能在商场绕绕,让小偷扒手有所忌惮,真指望保安解决棘手问题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情况有变,老板实在给得太多了,三名保安觉得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人!

  何夏暗暗撇嘴,当着几十万人问出这种问题,怎么回答嘛……

  “咳……不用怎么处理,抬走别让我看到就行了,走那边楼梯,楼梯路滑小心别把人摔了!”

  保安头头福至心灵顿时领悟了老板的意思,别把人摔了那就是要摔!

  “懂了,老板!”

  噔噔噔。

  三人抬着男子就朝楼梯间走去,任凭男子吱哇喊叫也没用,根本没人为他鸣冤。

  何夏很满意这个结果,朝着三人离去的方向朗声道:“你们可不要去巷子里面打他啊,那里太黑了,平时都没人,喊都听不到!”

  “好嘞,老板,一会给您发照片,保证安全!”

  保安头头爽快的应了一声。

  一个说得含糊,一个答应得明白……

  一转眼功夫问题解决,围观众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满脸笑容的帅小伙,好奇心爆棚,特别想知道他到底给了几个保安多少钱,居然唯命是从!

  “走吧……”

  何夏对身边一脸蒙蔽的祝梦雪打了个手势,事情处理完毕,他可不想继续在商场当异类被观察。

  两人飞快的离开了基建营商场,重新回到街上。

  何夏朝着他所说的小巷子望了一眼,正好看到三名保安把男子拽进后街暗巷,十分凶恶。

  祝梦雪轻轻拍了何夏胳膊一下:“你给了那几个保安多少钱啊?”

  不仅现场看热闹的人好奇,祝梦雪也好奇。

  “没多少,就这么多。”

  何夏竖起一根手指。

  “一千?一千不可能,现在这个年代一千块钱没那么大作用……那就是一万?”

  祝梦雪自己叨咕,忽然拔高音调:“一下子花了三万啊!”

  “哈哈。”何夏笑了一下,摇头道:“把我说得那么小气!”

  祝梦雪有些迷茫了,她觉得一万已经是天价,在这座四线小城,一万块是许多人三四个月的工资,怎么还小气呢?

  “一人十万,解决得利利索索!”

  何夏轻松的说道。

  想要别人替自己出力,那就不要小气。

  保安本来瞻前顾后,十万块进兜,顿生斗志,心里话,老子不干都值了!

  “十……”

  祝梦雪说出一个数字声音戛然而止,暗道十不是应该比划一个“X”吗,比个一干嘛……

  她恨不得去把钱要回来,然后塞两万给那个男的,还能省二十八万!

  “大哥,你真是……你这让我,我今天算是开眼界了,你发财了也不能这么花钱吧,那男的要两万,咱们还还价,一两千可能就解决了!”

  祝梦雪替何夏感到冤的慌。

  说话之间,何夏手机响起,摸出来一看,有人申请添加好友,加上之后,对方直接发过来一张照片。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有信誉!”

  看完照片之后,何夏给出了五星好评。

  收起手机,何夏看向一脸纠结的祝梦雪,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笑道:“给碰瓷的钱是助纣为虐,助长不良风气,给保安钱是维护治安,怎么能一样呢!”

  “也就是在这里,要是换个地方,哼哼……”

  何夏话没说完,要是换到其他的世界里,下一位给男子看病的医生是法医!

  祝梦雪扶额,她已经完全无法理解何夏的思路,面目清秀笑容阳光的大男孩好凶,还好两人是朋友。

  “今天这件事我只能说一句谢谢了,实话实说,钱我可没办法还你……”

  祝梦雪坦然,何夏为了给她解决麻烦,花了三十万,把她卖了也不够还账。

  “这钱我花得可开心了,要你还钱做什么,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何夏表示无所谓。

  “之前问你在京城做什么,你说在小公司当职员,你听听这话,你自己信吗?”

  祝梦雪心里感觉怪怪的,何夏爸妈还住着老旧的房子,何夏在外面随手一挥就是三十万,只为出一口气,太魔幻了。

  她哪里知道,何夏为了出一口气,花三十万算什么,三个亿都不会在乎!

  “说这个……”何夏笑着摸了摸后脑勺,道:“我可没说在小公司当职员,我说的是在公司坐办公室,自己的公司,坐老板办公室,也没问题吧?”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祝梦雪愣了一会,感叹了一句,接着问道:“你开了一家什么公司呀?”

  “文化娱乐公司,拍综艺节目什么的。”

  何夏说道。

  “真厉害啊,小学同学里面你是最厉害的。”

  祝梦雪笑着恭维了一句,想要说什么,欲语又止,换了个话题。

  两人沿街漫步,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何夏没有觉得奇怪,普通人得知昔日老同学飞黄腾达,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几分想法,这是正常人。

  他能看出祝梦雪有话要说,很好奇对方要说什么。

  一路走,慢慢离开了繁华的路段,街上人也少了,四周围逐渐安静,能够听到秋虫鸣叫。

  从主街上拐过一个弯,路灯稀疏昏暗了不少。

  “有什么话再不说,可就没机会咯!”

  何夏笑着说道,再往前走一段就到家了,如果对方不主动,两人之间未来就没有交集了。

  祝梦雪深吸一口气,看着何夏的眼睛,道:“有没有想过在湘市做点投资?”

  “投资?”

  何夏一愣,反问道。

  “对呀,叔叔阿姨都在湘市,你不打算在老家投资一点什么项目的吗?”

  祝梦雪认真说道。

  何夏摇摇头道:“我爸妈会跟我一起去京城……没想过在湘市投资,况且也没什么值得投资的项目啊,你说投资什么?”

  “唔,投资我开一家婚纱摄影工作室……嗬嗬。”

  祝梦雪说完干笑了一声,掩饰尴尬。

  “哈哈!”何夏大笑一声,伸手在祝梦雪头上杵了一下,道:“投资你开一家婚纱摄影工作室,我能有什么好处啊?”

  “赚钱啊!”

  祝梦雪飞快的回答。

  “那你说说,能赚多少钱?”

  何夏顿住脚步,问道。

  “我现在上班的工作室一年下来,老板能赚四五十万!”

  祝梦雪憧憬的说道。

  “有一说一,就算把五十万全部给我,你觉得有吸引力吗?”

  何夏是真的提不起兴趣。

  “也是……”祝梦雪笑着叹了口气,道:“何况我还要分一部分呢,哈哈。那,就这样啦,老同学,祝你前程似锦咯。”

  祝梦雪把手搭在何夏肩头说道。

  “这样就放弃啦?你这拉投资的态度和决心可都不怎么样……”

  何夏一脸嫌弃的摆了摆手,以前送外卖的时候,他曾见到过一些为了拉投资的项目人求爹爹告奶奶,就差没跪在天使投资人门外了。

  “都是老同学,你难道真下得去手啊?”

  祝梦雪表情古怪的问道,大家都不再是那个坐在教室用铅笔写日记的小屁孩了,有些事情心照不宣。

  “杀熟这事我经常干,哈哈!”

  何夏笑着揉了揉祝梦雪的脸颊。

  “常干,你真是……杀多少个了诶?”

  “那有七八个十来个了吧……”何夏装模作样的数了数,随后正色道:“如果你想赚钱,我给你一个建议。”

  “嗯嗯!”祝梦雪猛点头,表示正在认真听。

  “成立一个化妆团队,人不要太多,三到五人这样,到京城,我可以给你们一份不错的工作,保准比你自己经营什么婚纱摄影工作室要轻松愉快!”

  何夏说道。

  祝梦雪眼眸一亮,她觉得这个方案未必不行,只是自己必然要付出一些代价,可这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呢?

  何夏见祝梦雪面露沉思,再次捏了捏她的脸颊,道:“我明天就回京城了,回家慢慢想想,想清楚,不着急。”

  祝梦雪点头。

  两人住的地方隔着两三百米,何夏把祝梦雪送到楼下,两人挥手道别。

  溜溜达达回到自己家,掏钥匙开门,推门进去就看见一道人影嗖的出现在面前。

  “儿子,没什么情况吧?”

  王弘霞略显紧张的问道。

  何夏把钥匙扔鞋柜上,道:“祝梦雪就是付雪,小学同学,还来家里玩过,没啥情况,就是逛逛街,溜达溜达,她也没有相亲的打算,都是你们这些长辈瞎蹿腾!”

  “难怪我说有些眼熟……好,好,没闹得不开心就行。”

  没有情况就是最好的情况,王弘霞放心了。

  他担心自己儿子如今发财了心高气傲,不把女孩子放眼里,一顿猛怼,会闹得不好看。

  “爸还没回来啊?”

  何夏坐到桌旁,拿起之前切好的西瓜吭哧一口。

  “没呢,一起干了好几年活,那大哥对你爸挺照顾,肯定要喝一会。”

  “在哪里,我让小杨去接一下,大晚上又喝了酒,骑电驴子不安……嗯?”

  正说话,何夏兜里电话响起。

  摸出来一看,一个热情如火的名字,珊莎。

  “妈,我先接个电话,你问问爸在哪里喝酒。”

  何夏擦了擦嘴接听电话。

  “夏!你是搬家了吗?”

  电话接通,热情的语调从听筒中飞出。

  “哈哈,我在外地出差呢!”

  何夏没有说普通话,而是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

  珊萨沉默,王弘霞也用惊讶的眼神看着何夏,自己儿子说的这是哪国语言,听起来奇奇怪怪……

  大约过了五秒,珊萨用西班牙语试探的问道:“你是何夏吗?”

  西班牙和葡萄牙语大部分相同,只有部分方言不通,如果一个葡萄牙人遇到西班牙人,完全可以各自说自己的语言进行沟通。

  “当然是我,我的葡萄牙语说得怎么样?”

  何夏开心的问道。

  “简直不可思议,原来你一直都会说葡语,天呐,这太让我兴奋了!”

  珊莎感到吃惊,如果没有多年的练习,葡语不会如此流利,她感觉就像和邻国的人对话一样。

  “我的语言天赋很棒,只是你对我不够了解。”

  何夏开启了装碧模式。

  “那快让我多多了解你一点,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哈哈,下次一定有机会!”

  哪怕隔着电话,何夏都能感受到珊莎的热烈,真是让人难以招架。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便问道:“珊莎,你家是巴塞罗那的对吧?”

  “没错,是的。”

  “你听过瓦伦茨纳尔庄园没有?”

  何夏忽然想起瓦伦茨纳尔庄园的事情,正好可以问问当地人。

  “瓦伦茨纳尔……”

  珊萨重复了一遍,思索了一下,道:“想起来了,好像是卡斯特尔德费尔斯的一座庄园,有名的富人区,巴塞罗那足球俱乐部很多球星都住那里。”

  “夏,你为什么问起这个,是打算去巴塞罗那旅游吗?难道……你现在就在西班牙?”

  珊莎的思想天马行空。

  “没有没有……”何夏笑着道:“我想了解了解瓦伦茨纳尔庄园的情况,想起你是巴塞罗那人,应该对当地很熟悉,所以问问你。”

  “天呐,你不会是打算从巴塞罗那买庄园吧?”珊莎天马行空的思维终于踩对地方了。

  何夏没有隐瞒,道:“没错,欢迎吗?”

  “十分欢迎,给我几分钟时间,我去帮你咨询瓦伦茨纳尔庄园!”

  说吧,两人结束了通话。

  在珊莎的观念当中,她和何夏是纯洁的朋友关系,至少在她结婚之前是这样,很愿意帮忙。

  王弘霞见儿子打完电话,好奇道:“儿子,刚才你说的是哪国语言啊,叽里呱啦的,又不像英语,又不像日语。”

  “哈哈,地中海两颗大牙,葡萄牙语。”

  “你大学选修的吗?听你说得挺流利,厉害咯。对面那个女孩听起来很年轻很热情,是谁啊?”

  王弘霞真正要关心的才不是语言,而是通话对象。

  何夏深吸口气,同时感慨,语调真是一种情感的传递,哪怕听不懂语言都能感觉出热情。

  “之前在京城的一个邻居,西班牙人,从京城念书,刚读大二。”

  何夏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噢……”

  听到刚读大二,王弘霞没了继续打听的想法,按照她的传统想法,大二能做什么,搞不好都没满二十岁,小屁孩一个。

  可她根本没有想过,欧洲女孩十四五岁已经非常成熟……

  “对了,你爸在湘之味餐厅,如果可以还真麻烦那位司机一下吧,我有点不放心。”

  王弘霞不好意思的说道。

  何夏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给杨自诚拨了一个电话,接人回家这种事情轻轻巧巧。

  通话刚结束,珊莎的电话回过来了,把瓦伦茨纳尔庄园的基本情况告知了何夏。

  “乖乖的……”

  挂断电话,何夏心中震撼。

  珊莎给他的资料不是很多,只有两点。

  第一,庄园在卡斯特尔德费尔斯地区靠近海滩的地方,拥有一片私人沙滩,第二,包括沙滩在内,庄园占地总面积八百多英亩。

  何夏用手机换算了一下单位,八百英亩等于三百二十多万平方米……

  他对于庄园这类建筑并没有太确切的概念,以为就和京城的别墅差不多,有个大房子,然后有个院子,结果并非如此。

  一开始何夏还想,如果老爹和老妈出国旅游,让他们先一步去西班牙帮忙收拾收拾庄园,自己这边安排好实验室的事情之后,过去住也不会太冷清。

  如今看来还是算了,他无法想象八百多英亩是多么大一片区域,应该超出了父母的能力范畴,还是别给他们添麻烦了,自己有时间找人去打理比较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