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都市第一弃少林烨宁婉莹 > 第两千二百九十九章 裘临渊露面(作者:何不念)
都市第一弃少林烨宁婉莹">

《都市第一弃少林烨宁婉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两千二百九十九章 裘临渊露面

第两千二百九十九章裘临渊露面

    “啪、啪、啪......”

    战云刚说完,洞穴内就响起了一阵掌声。

    众人骤然警觉,抬眸朝着洞穴另一头望去。

    只见一身白衣的裘临渊,缓缓从洞穴的黑暗出走出来。

    明明是坚固的山壁,可是他走出来的地方却如同一汪湖水,竟然随着他出来的动作荡开了一层层的涟漪。

    而在他站定之后,那片山壁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样子,好像从未动弹过。

    裘临渊身上穿着的,仍旧是属于不忘宗宗主特有的长袍,白色的底料之上用银线绣着暗纹。

    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是脸上丝毫不减衰老的痕迹,看起来和三十岁的壮年没什么区别。

    在他本就儒雅的气质之下,此刻的他看起来还是不染纤尘,颇有儒生风范。

    不过和之间见他不同的事,今日他身后背了一把长剑。

    那时一把剑刃宽阔的重剑,没有剑鞘,剑身之上雕刻着十分繁复的花纹。仔细看来,更像是某种的符咒。

    他嘴角带笑地走出来,目光首先便落到了林烨身上:“林小友,看来昨日到访此处的人,果然是你啊。”

    林烨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这话应该我说,原来修筑此地的人,果然是裘宗主您啊。”

    裘临渊微微一笑,不答。

    “父亲!”

    看到裘临渊出现,裘兰心瞳孔微微颤抖,也忘了和战云的争端。

    松开了手里的青霜剑,缓缓朝着裘临渊走去。

    那张美到华丽的脸蛋儿,此时出现了几分破碎感,勉强挤出一抹笑容:“父亲,你告诉我,事情不是他们猜测的那样对不对?一定是有人偷偷潜入了不忘宗,在我宗内布下了此等邪阵。又或者......是从前邪阵遗留了下来,您只是遵从历代宗主的职责,负责看守镇压的对不对?”

    听到裘兰心的话,林烨暗自摇头:若是外面没有布下这么多邪阵,又或者裘临渊没有将月掳到此处来,或许裘兰心的想法还有可能。

    但是现在,一切已经很明了了。

    不忘宗的历代宗主,确实都是为这万人血池服务的,但却不是镇压,而是......供养!

    正如林烨之前所说,这万人血池在这个和平年代,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成事的。

    想要得到如今的成就,势必要经历好几代人的心血。

    也就是说,在裘临渊之前,不忘宗内便已经有人在炼制这万人血池了。

    很有可能,就是从百年前,这座灵山彻底枯萎之前就已经开始了。

    裘临渊看着自己的女儿,裘兰心的眼神几乎可以从哀求来形容了。

    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慌,却不是害怕裘临渊会对她做什么,而是害怕林烨他们的推测、以及战云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她害怕,她引以为傲的父亲,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徒......

    在看向自己的女儿时,裘临渊的目光写满了温和和和蔼,不过那双目光之中,还有许多怜悯和惋惜:“兰心啊,你知道么?当你出生的那一刻,我多么希望你是个儿子。”

    裘兰心脚步顿了顿,似乎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裘临渊轻叹一声,幽幽道:“若你是个男儿郎,为父兴许就不必这么着急了。可惜,你是个女孩,我曾答应过你的母亲,若她生下来的孩子是个女儿,便让你远离这场纷争之中。你只需要安心长大,找一个如意郎君嫁出去,然后安稳地度过余生就行了。”

    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到了战云身上,又是一声长叹:“还有你,若那时你和兰心之间没有男女之情,该多好啊......”

    “父亲,您到底是什么意思?”

    裘兰心已经是泪如雨下,努力控制着不让身体颤抖得太厉害。

    可是她何等聪慧,已经意识到了事情和裘临渊脱不了干系,所以那种惶恐的情绪一下子变成了绝望,正在将她缓缓淹没。

    “兰心,你今日不该来的。”

    裘临渊还是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将目光落到了林烨身上,微笑道:“林小友,其实你知道么,原本我可以不必如此着急的。可是当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便知道,我的动作得快点了。”

    “父亲!”

    看裘兰心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林烨不忍心看她这般绝望,主动走上前来。

    他似有若无地挡在了裘兰心和裘临渊之间,尽管二人是父女,但从刚才裘临渊的话语之中不难听出来,他已经彻底疯了。

    与其说是疯了,其实说他彻底沉浸在邪阵之中更为恰当。

    林烨并不知道万人血池是什么,也未曾亲眼见过这道阵法。

    但是他明白一点,但凡是邪阵,即便是修炼者,在使用的时候也会遭到不同程度的反噬。

    炼阵者的心智和灵魂,会彻底迷失在阵法之中,为其癫狂,为其痴迷。

    与其说他是阵法的使用者,到头来不如说他已经成为了阵法的傀儡,彻底被阵法所控制。

    而现在裘临渊,就差不多处于这个状态之下。

    只怕他现在根本不认为自己所做的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反而是他引以为傲的大事业吧。

    林烨面上平静如水,静静地盯着裘临渊道:“裘宗主,若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道万人血池的阵法,并非您一人所成。在您之前,还有几代、甚至十几代不忘宗的宗主在做这件事。对于你们来说,继承宗主之位,就代表着要将万人血池继续下去,这道千古第一邪的大阵,已经成为了你们不忘宗宗主的传承了,对么?”

    裘临渊面不改色,仍旧淡淡含笑:“你继续说。”

    “正好,这道邪阵到您这一代的时候,已经进入了收尾的阶段。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用这邪阵来做什么,但我知道虽然事业将成,但仅凭你一个人的力量,还无法这么快就将邪阵完成。所以你在很久之前,就开始寻找下一代的传承者了。这个人,就是战云。”

    裘临渊刚才的话,很好的反应了他的心理。

    只怕他早就知道战云叛逃是为了什么,若不是有裘兰心的话,恐怕战云已经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