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游动漫 > 每天回家都看到爱豆在作死 > 235. 邪恶轴心的崛起(3)(作者:高妙伍)
每天回家都看到爱豆在作死">

《每天回家都看到爱豆在作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35. 邪恶轴心的崛起(3)

  江子木拖着自家队友在街上一通疯跑,速度堪比火烧屁股。

  没个半分钟,俩人一闪身,拐个弯,背影齐齐消失在了热血组的视线范围内。

  跟拍大哥:怎么说呢。双子组是且永远都是老子摄像职业生涯难以跨越的珠穆朗玛。

  “额……”

  厉丰手一抬,往身前虚虚一指,还没来得及再说话,已然看到彭大姐哐哐哐跑到了指压板外头。

  “来来,快来!”

  “蛤?”

  “手机!咱们组的手机搁哪儿了啊?”

  “哦~~~”

  厉丰终于恍然大悟。

  俩人连鞋都顾不上穿,直接踩在被太阳烤到发烫的路面上,给制作组工作人员现场演绎了一段即兴踢踏舞。

  “呼~在这儿在这儿呢。终于找到了。”

  “那咱们……”厉丰舔舔嘴唇,“咱们也开机?”

  彭蕊小鸡啄米式点头。

  “快一点快一点。我估摸着,刚刚子木接的那通电话,铁定是制作组打的。”

  既定思维害死人。

  话音刚落,彭蕊的目光中多了些试探,带着讨好带着恳求,眨巴眨巴的看向指压板关卡的几位工作人员。

  小姐姐抿抿嘴,两手一摊,一脸无辜。

  “你们看着我也没用的。”

  不是我不剧透,关键是,我们也什么都不晓得呀。

  “幕后工作人员是按照工作内容进行的分组。我们只知道自己所在关卡的游戏项目及相应的规则与奖励。其他的流程或者特定的安排,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啊。”

  “这……这样啊。”

  厉丰稍稍有点儿失落,攥着手机,目不转睛,誓要把手机屏幕盯穿。

  “应该……也会有电话进来的……吧?”

  嗯,会的会的。

  双子组的香肠嘴猫咪用嘴上叼的香肠跟你们打赌。

  “我说,咱们跑什么跑啊?”

  肖大爱豆刚刚站定,叉着腰深深喘一口气,扫一眼江子木,声调平稳的很。

  “还有,刚才到底是谁的电话?”

  “是胡老大嘛?”

  “是不是栏目组有临时安排?”

  “或者……”肖大爱豆脑袋一侧,音量突然低了下来,“是不是胡老大反悔了,通知咱们那个隐形规则不作数了?”

  江子木喘了半天,终于算是把气息调匀了。眼珠一转,小猫眼发着绿光,开始在街边围观人群中仔细搜寻。

  “看什么呐?我问你话呢!”

  “哎呀,烦死了。”江子木不耐烦的捋了捋微湿的刘海。

  “哪儿有什么电话嘛?”

  “那刚刚的手机铃声……”

  江子木嘴角一撇,顺手从裤兜里把手机掏索出来,举到某只懵逼枣眼跟前晃了晃。

  “我定了个闹铃。”

  肖立早眼睛里多了两百多个小问号,“闹——铃?”

  尾音一拖长,等于自动安装三百多个波浪线。

  “我不这样假装有来电,怎么诱导热血组那俩人自己去开手机啊?”

  “他们要是不开手机,接下来我怎么冒充工作人员给他们打电话啊?”

  肖大爱豆:啧啧,合着你个神婆定闹铃,是为了提醒自己准时起床坑蒙拐骗的?

  “你……你为啥要给他们打电话啊?”

  “还有,你怎么知道他们的号码啊?”

  “关键是……打给他们,你究竟准备说点儿啥啊?”

  江子木没立时回应,嘴角微微上翘,一根指头轻柔按在逐渐消肿的香肠嘴上。

  “咦,这跑跑跳跳的,血液一循环,我嘴唇的消肿速度都加快了呢。”

  话音刚落,小猫咪单手一插兜,大喇喇的往围观人群方向走。

  “亲们,请问有没有碰巧也是从华国过来旅游的同胞呢?”

  江子木用母语吆喝了一嗓子,现场沉默了差不多有一分钟,这才有三两位缓缓举起了手。

  “你!太棒了!”

  “这位小姐姐……”

  被选中的姑娘面对突然架过来的摄像机,一脸惊恐。

  “不怕不怕哈。”

  肖大爱豆眼力价大爆发,一个箭步蹿过来,半遮半掩的,用宽阔的后背帮忙挡住了镜头。

  “不好意思啊亲,我……”江子木一顿,扭脸扫了自家队友一眼,跟着改口,“枣子…枣子跟我,能不能拜托你帮一个忙啊。”

  小姐姐抿抿嘴,虽然有些迟疑,可看看某国际豆那张好看到让人原地爆炸的脸蛋,内心仅存的一丢丢抗拒跟着烟消云散,管它呢,就冲这张脸,上刀山下火海也得去呀。

  姑娘使劲一点头,最终还是轻声应下。

  “感恩的心。”

  江子木见状,扯着肖立早,又稍稍往前迈了小半步,权当粉丝福利了。

  “枣子,你应该认识的哦。”

  “我们呢,现在正在拍摄《粉豆一屋》真人秀。”

  小姐姐点点头,话也跟着多起来。

  “我知道的。在泰国旅游的这几天,晚上回酒店,我还会点播看回放的。真没想到这么巧,节目播到第三天,居然就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偶遇了!”

  “你们双子组啊,我可是每天都会打call的。”

  江子木连忙竖起大拇指,眼睛一眯,笑得人畜无害,“谢谢捧场。”

  说完,给队友递个眼神,俩人默契十足,齐齐比了个heart。

  卖了萌,道了谢,神婆一秒变脸,无缝切入正题。

  “是这样蛤,能不能烦请你帮忙,用我的这个手机打一个电话出去。”

  “通话对象就是厉丰他们组。”

  “具体的谈话内容呢,我一会儿借了纸笔,大概写一写,等会你照着念就成。”

  “针对那头可能做出的反应,或者提出的问题,我也会展开描述,尽量兼顾每一种可能性,让你有的放矢,不会被突然的提问搞到哑口无言蛤。”

  “特别要拜托的是,整个通话过程,请尽量做到自然。千万不要紧张,好嘛?”

  “我……我试试吧。”

  小姐姐暗暗握了握拳,感觉这通电话还没拨出去,自己的手心就有点儿冒汗了。

  “我能不能先问一句——一会儿电话通了,我是以什么身份来跟热血组对话呢?”

  呱唧。

  小猫咪爪子一对,直接鼓掌。

  “Good  Question!”

  “亲,从电话接通的那一刻起,您就是咱们《粉豆一屋》的特聘制作组成员了。”

  镜头外一直紧盯双子组一举一动的胡PD不由一声惊呼:嚯~~~江子木你是真能白霍嗨!

  你这role  play一搞,我是不是还得多付一份薪水呐?

  现场及场外围观群众齐齐一愣,随即搬好马扎小板凳,备好辣条方便面,就等着江子木自编自导的大戏鸣锣开演。

  话分两头。

  这一边,热血组的俩人还在齐刷刷盯着手机屏幕热切等待。好家伙,四只眼睛几分钟连眨都不带眨的,把镜头外的胡老大愁(开心)坏了。

  “那个谁呀,去,接洽一下人工泪液制品的几大厂商,问问看需不需要在后期帮他们打个对抗‘干眼症’的广告!”

  这种植入,可是一点儿都不生硬呢。

  “铃铃铃~~~”

  “来了来了!”厉丰原地蹦了三丈高,“真的有电话进来了呐。”

  “快接一下听听看。”

  厉丰轻咳一声,摇摇脑袋,按下接听键。

  “你好。”

  “热血组你们好。”

  只听了一句,厉丰的赶脚就上来了,舔舔嘴唇,直冲彭蕊挤眼。

  “是……是制作组嘛?”

  先入为主要不得啊。

  彭蕊一皱眉,声音压到最低,“丰丰,开免提。”

  厉丰瞬间开窍,点点头,把来电公放。

  “对的,我们工作人员按照胡PD的要求,前后致电四组嘉宾,分享特别提示。”

  彭蕊咂摸咂摸嘴,觉得电话那头的声音并不熟悉,至少,不是嘉宾团队成员的音色。只不过,后背突然窜出一股电流,让些微定下的心,又莫名警觉起来。心里隐隐有一丝怀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却又实在找不出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不好意思我插句话行嘛?”

  彭蕊身子前倾,脑袋凑近,突然冒出一句。

  “请说。”

  “您怎么证明,您是《粉豆一屋》的工作人员呢?”

  彭蕊:不要怪我有被害妄想蛤。主要是江子木这孩子,她实在是太……要是刚才没见到她,也就算了。可刚才碰到了她,之后又接了这电话,巧不巧合的不敢说,防备警戒心理倒是很合时宜的冒头了。

  “热血组,你们应该知道,现在所使用的这个手机,是制作组在大家出关后,第一时间为四组嘉宾分别准备的。”

  “如果我不是工作人员,那我是从什么途径得到你们的号码呢?”

  眼看着被神婆当街抓过来冒充“临时工”的小姑娘有板有眼的对着江子木早早备下的题词板兵来将挡,肖大爱豆这熊熊燃烧的好奇心,实在是再也按捺不住了。

  一扯江子木,俩人轻轻退到一边。

  “我说神婆,你早就料到厉丰他们会对这通电话产生疑问?”

  小猫咪嘴一撅,“人之常情嘛。”

  现在的电信诈骗多如牛毛,再说,即便没有那帮杀千刀的骗子,单单胡老大这一头老狐狸我都疲于应付呢。

  “所有预设的问题,都是我换位思考,觉得自己突然接到陌生电话的时候,应该会做出的正常反应嘛。”

  “有一说一啊,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知道他们的新号码的?”

  “就……”

  “机场分发手机的时候,我不是第一个过去领的嘛。”

  “当时盘子里四只手机都在,而且上头都还贴着小纸条,标注着每个组的组名以及新号码呢。”

  “小纸条?我刚才怎么没看到?”

  “早被他们拿掉了吧。”

  “鞥???!!!”

  某只枣慢慢扭过脸,动作僵硬的像是一身陈年老锈的变形金刚。

  “所以,也就是说,你只依靠在机场领手机的那个机会……”

  “就那么几秒的工夫?就把他们的新号码背过了?”

  背——过——了???!!!

  江子木一甩手,往边上平移两步,尽量离这位一脸傻气的旁友远一点。

  “怎么能说是把热血组的新号码背过了呢?”

  “我明明……把其他两组的也一并记下了,嘻嘻。”

  肖立早两眼无神,大脑放空:这货,真的是时时处处刷新老子的认知。

  这……兴许就是世界(智商)的参差吧。

  所以,既然连跟江子木认识了有一阵子的同组队友都对这种异次元超强记忆力表示难以置信,那另一头的热血组,在听到临时工的回答之后,又有什么理由不老老实实吞饵、结结实实上套呢?

  对啊,咱们的本地新号码,除了幕后,其他人怎么会知道?什么?你说在机场领手机的时候被人扫了一眼然后就立马记住了?呵呵,这一则神话故事过于短小精悍了。

  彭蕊跟厉丰交换个眼神,心里莫名的不安登时打消了七八分。

  “请问,你们是不是……联络过其他组?”

  “我们是按照前两天比赛的排名,从首到末,依次电联的。”

  彭蕊自顾自点头。

  “也就是说,你们已经跟双子组通过话了?”

  “是,的确已经跟他们联系过了。”

  “那他们……有说起我们组嘛?”

  “为什么这么问?江子木什么都没提啊。”

  厉丰眼珠一转,“刚才我们两个组还在一块呢。”

  “江子木她真的……什么都没跟你们说?”

  彭蕊的警觉性回光返照:如果双子组没提到我们,怎么那么巧,他们刚离开,你的电话就进来了?

  “我只是负责电联并传达提示的。并不参与你们四组之间的竞争。”

  “不好意思,我就是觉得特别巧合。那俩人刚离开,你们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公放出来的声音多多少少有一点儿不耐烦的低沉。

  “热血组,这么说吧,我也觉得挺巧的——毕竟,一开始我们尝试拨打你们的号码差不多十几次,一直是关机状态;刚跟双子组结束通话,再拨你们的手机,居然就开机了。”

  呵呵,这可不巧了么。

  彭蕊突然沉默,脑筋一绷,似乎想明白了什么。轻轻踢了踢厉丰的脚丫子,示意他把来电暂时on  hold。

  “这不是非常奇怪嘛——制作组说拨打我们的电话很多次,一直都关机。可是一开始她明明说是按照前两天的名次顺序致电的,双子组明明是刚刚才通过电的,那也就是说……”

  “你是不是想说,制作组并不是按照双子组——热血组的顺序致电的?”

  彭蕊眉头一皱,示意厉丰把来电切回来。

  “那个……抱歉我的问题有点儿多——刚才你不是说,是按名次排序电联的嘛?”

  “我可是亲眼看到,双子组刚刚才接到电话的啊。”

  “那是因为,他们跟你们组一样,也是刚刚开机啊。”

  电话那头的声音,语气平静,立场坚定。

  “我们的确是按照现有名次依序致电,但是如果无法接通,那就顺延,直接联络下一组;同时继续尝试拨打前一组的号码,直至接通为止。”

  “所以,我可以透露给你们的信息是——手机道具福利的最大获益人,其实是王思思跟耿奕奕的叠叠组。”

  “嗯……”通话进行到这里,江子木不得不再次面对自家队友的“队杀提问暴击”。

  “我说,这个点,你为什么要这么安排啊?”

  把思思他们拉进来有什么好处呢?

  江子木摇摇头,直接把香肠嘴贴到肖立早耳朵边上。

  “你斯不斯真的傻?”

  “这一趟,咱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热血组。”

  “既然彭蕊姐对这通电话百般怀疑,本身就说明她对我不太信任。”

  “隐形规则的短信,我只删掉了热血组的。毕竟,咱们还没碰到思思跟鹿女神呢,见不了面,什么小动作都搞不了。”

  “你有没有想过,万一热血组先咱们碰到了叠叠组,要怎么办?”

  肖大爱豆:额……这个问题,问的有点儿刁钻啊。

  “万一思思开了手机,并且很巧合的也看到了那条短信,并且先于咱们碰上了彭蕊姐……”

  “那到时候,这两组把信息一分享,合纵连横,一起对付咱们可怎么办呐?”

  “所以……你这是……”

  江子木小猫眼一转,满脸笑意,“我就提前给他们两组埋个雷。”

  预想场景如下——

  热血组:哟,听说你们组第一个接到制作组的独家提示电话了啊?要不要说出来,大家分享,互惠互利?

  叠叠组:蛤?啥电话?什么情况?不知道你们在讲啥。

  热血组:嗳,怎么还藏着掖着呢,人与人之间能不能有点儿信任啊。

  叠叠组:哦,你说的,是不是手机自带的“隐形规则”?这有啥不能分享的啊,我估摸着,你们手机里应该也有吧。

  然后——

  热血组:叠叠组这俩坑子,装的还挺像。

  叠叠组:热血组这俩傻子,简直莫名其妙嘛。

  江子木小爪子往下巴上一顶,单是想象那两组有可能产生的信任危机,整个人已经像切换震动模式一样,嗡嗡嗡的笑的直不起腰来。

  肖大爱豆在边上瞅着,无奈的一脸黑线:花擦,我这到底是跟神马邪恶化身一起组队了啊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