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
当前位置: 首页 > 女生小说 > 首辅娇娘 > 644 棋圣之威(加更)(作者:偏方方)
首辅娇娘">

《首辅娇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644 棋圣之威(加更)

  顾娇雄心壮志道:“我打听过了,认识六国棋圣的人不多,我要去的地方包括这一路上可能会遇到的人里只有国师见过他,一会儿我进了国师殿后你就立马出来,不用与国师打照面。”
  孟老先生面无表情道:“你考虑得还挺周到。”
  “那是!”顾娇清了清嗓子,将自己的声音换成了少年音,“有几句台词我写给你。”
  孟老先生嘴角一抽,也不知是在无语她的声音还是在无语她竟然还自带了剧情。
  “我要是不同意呢?”
  “陪你下一局棋。”
  孟老先生:“……”
  我真身上阵就只值一局棋?
  “慢着!”顾娇忽然想到了什么,跳下马车,去屋子里换了一身便于出行的少年衣裳。
  天穹书院的院服太招摇了,让人堵在了内城门口就不妙了。
  马王不需要人赶车,顾娇拽拽缰绳告诉它左拐还是右拐就够了,该避让就避让,该超车就超车,简直是实现了马车半自动驾驶。
  顾娇在车厢内掏出炭笔与小本本,唰唰唰地写了两大页纸,将一路上可能遭遇的突发状况都罗列在了纸上。
  然后,给孟老先生看。
  孟老先生看着一满张令人羞耻的台词,差点没忍住告诉她,不用演了,我就是。
  顾娇忽然道:“出来得着急,忘了车夫的事。”
  主要是马王太厉害了,自己会走,让人感觉车夫可有可无。
  不像从前家里的马,不甩上两鞭子它们都不走的。
  顾娇正色道:“你是六国棋圣,必须得配个车夫才符合你的身份。”
  “我看你可以做车夫。”孟老先生说。
  顾娇叹道:“我做车夫不是不行,可待会儿我不是要进国师殿吗?进去我就不出来了,马车外面是空的不惹人起疑吗?”
  孟老先生的嘴角再次一抽,这种逻辑你倒是掰扯明白了,你就没想过六国棋圣是没办法随便找人冒充的吗?
  沐轻尘是不清楚顾娇打了冒充的主意,否则一定会全力制止她。
  曾经有人冒充过六国棋圣,被发现后直接当众问斩了,自那之后,再也没人敢这种歪主意了。
  再者,沐轻尘对于孟老先生的了解并不全都是对的,孟老先生下棋时不喜人怼脸观摩,总是拉上一扇屏风或者帘子,那只是为了专心下棋而已,不是他要保持任何诡异的神秘感。
  他时常出城、进城,认识他的城门守卫还真不少。
  至于说只有国师一人见过他,也是沐轻尘个人的猜测,并不代表现实情况。
  沐轻尘不知道他去过昭国,当过乞丐,花银子找人下棋,可见沐轻尘对孟老先生的了解有多不可靠。
  “话说你是怎么捡到这块令牌的?”顾娇问。
  孟老先生睨了她一眼:“就那么捡到的。”
  顾娇:“哦,那你还挺会捡。”
  过内城关卡时,顾娇坐到外面充当了下车夫,她让老爷子把六国棋圣的令牌递给守城的侍卫,随即扭头,冲车内的孟老先在眨眨眼。
  到了该说台词的时刻了!
  孟老先生掐住大腿,忍住内心巨大的羞耻,对守城侍卫道:“我是伟大的六国棋圣孟老。”
  守城侍卫齐齐一怔。
  这丫头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这么称呼自己的吗!
  孟老先生深吸一口气,用顾娇特别粗体加黑强调的不可一世的老祖宗语气说道:“还不快放行?”
  守城侍卫一脸懵逼,是要放行的啊,您哪次来我们拦过您吗?不是您自个儿递令牌给我们看的吗?
  孟老先生啪的放下了帘子!
  顾娇冲孟老先生竖起大拇指。
  摔帘子的临场发挥不错,点睛之笔,高光了人设!
  孟老先生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那是气的、羞的、臊的!
  顺利进入内城后,顾娇就近找了家车行,雇佣了一个车夫。
  车夫对内城的地形很了解,很快便将马车赶到了国师殿。
  他不知车内之人是谁,但也听闻普通人只能进角门,他于是将马车停在了角门外。
  孟老先生淡道:“往前走,走大门。”
  顾娇这会儿已经坐回车厢内了,她点了点头:“没错,以孟老的身份就该走大门。”
  她赞赏地看了老头儿一眼,对角色的理解很透彻,已经学会自己给自己加戏了!
  孟老先生黑着脸,我不想理你。
  不论大门角门都是有守卫的,顾娇坐在马车上,举起小本本为孟老先生提词。
  孟老先生捏紧了拳头,不说可以吗?
  顾娇果断摇头。
  孟老先生掀开帘子:“停下。”
  马车停下了。
  孟老先生将令牌递给值守的国师殿弟子,扫了眼顾娇冲他举起来的小本本,无比羞耻地说道:“我是你们国师殿尊贵的上宾,国师大人最真挚的朋友,伟大的六国棋圣,孟老。”
  国师殿弟子:“……”
  马车长驱直入。
  “好了,你可以走了,我自己进去逛逛。”顾娇对孟老先生说。
  她坑人是有底线的,太危险的事一般都自己做。
  孟老先生忽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该坑的时候不坑,不用坑的时候使劲儿坑。
  他叫住她:“你来国师殿究竟是想做什么的?”
  顾娇倒是没瞒着他:“顾琰需要手术,我想看看国师殿有没有合适他手术的地方。”
  国师殿医术高明,孟老先生是知情的,只不过他没在国师殿治过病,他顿了顿,说道:“你等下,我找个人带你去。”
  说罢,孟老先生挑开车帘,冲不远处的一名国师殿弟子招了招手:“你过来。”
  那名弟子快步走了过来。
  孟老先生道:“我是孟老。”
  那名弟子心道,我知道啊。
  孟老先生轻咳一声,道:“你们国师在吗?”
  弟子说道:“国师大人出游了。”
  孟老先生又道:“那你们大师兄在吗?”
  弟子忙道:“在的,您是要见我们大师兄吗?我这就去把他叫来。”
  孟老先生看了看顾娇,道:“不用,我这位小友有些事想要请教他,你带他过去找你们大师兄即可。”
  孟老先生不疾不徐地说罢,对顾娇道,“我在外面等你。”
  顾娇只差给他拍巴掌了,这演技,太炉火纯青了!
  孟老先生在国师殿外等候顾娇,顾娇没了后顾之忧,跟着这名弟子去寻他口中的大师兄。
  由于有人领路,顾娇没能在国师殿四处溜达,无法领略国师殿的全貌,可沿途风景极好,琼楼玉宇,亭台水榭,古朴清雅又不失大气贵华。
  越往里建筑的颜色越深,顾娇隐隐感受到了一股古朴而神秘的气息。
  且莫名有一丝熟悉。
  “是死士吗?”顾娇问。
  弟子望了望四周,讶异地看向顾娇:“这位公子,你能察觉到附近的死士?”
  “嗯。”顾娇点头。
  她似乎对天生对死士的气息敏感,或许是因为他们在厮杀上有共通之处。
  国师殿的死士都很强大,这才走了不到一刻钟,她已经感受到至少十道不弱于天狼的气息了。
  顾娇突然有点儿庆幸老头儿来了这么一手,若自己果真是暗中搜寻,怕是很难在这么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来去自如。
  “到了。”
  弟子指着一处藏书阁说,“大师兄就在里头,请容我禀报一声。”
  “有劳。”顾娇说。
  弟子前去禀报,不多时便从藏书阁内出来,对顾娇道,“这位公子,我家大师兄有请。”
  顾娇颔了颔首,走上台阶,看了眼留在上门的鞋子,也褪去了自己的鞋子,只白色足衣踏上了纤尘不染的地板。
  藏书阁中,一排排书架被摆得极满,浓郁的书香气扑面而来,阁楼内幽静,有约莫十多名国师殿的弟子在整理书架上的书籍,但谁都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
  穿过书架,是一个约莫一尺高的木台,台上宛若一个小型的敞开式书房。
  一名身着墨蓝色长袍的男子跽坐在木台的矮案后,面对着书架的方向,正埋头书写着什么。
  约莫是看见了顾娇投射在地上的身影,他抬起头,露出一张清隽出众的年轻面庞,微微一笑:“是孟老先生的小友吗?”
  顾娇点了点头:“是,我姓萧。”
  “请坐。”他指了指自己对面刚刚摆好的团垫,“萧公子可唤我叶青。”
  顾娇在大弟子叶青的对面坐下。
  叶青的长袍与国师殿弟子的长袍不大一样,看得出他在国师殿身份卓然。
  他身上有一股出尘脱俗的气质,笑起来令人心生亲近,但又不会想要靠得太近。
  是一种恰如其分的距离感。
  叶青放下手中的纸笔,有弟子端上水盆让他净了手。
  他的手其实很干净,但洗了手再为客人斟茶是礼数。
  弟子退下。
  他亲自为顾娇斟了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着问道:“不知萧公子来国师殿所为何事?”
  顾娇看着他道:“我弟弟身患心疾,需要手术。”
  “心疾手术?”叶青沉吟片刻,“我们国师殿的确精通医术,但这么大的手术寻常大夫怕是做不了。”
  顾娇的眸光微微一动,她感觉自己看到了顾琰治愈的希望:“所以你们国师殿可以动这么复杂的手术?”
  叶青笑着道:“我师父可以,我师父他医术高明,曾经为一位患者做过心疾手术。”
  顾娇问道:“手术成功了吗?”
  叶青与说道:“成功了,只是很遗憾的是,那位患者的心疾虽是治愈了,却没熬过意外,真是世事无常。”
  顾娇道:“意外是意外,手术是手术。”
  “小公子所言极是。”叶青笑着点点头,“不过,小公子是如何得知你弟弟需要手术的?”
  一般人想不到这上头去。
  顾娇道:“我略懂医术。”
  “原来如此。”叶青遗憾地说道,“可惜萧公子来的不巧,我师父出去了,萧公子若早来几日兴许就碰上我师父了。”
  这倒不打紧,她自己能手术。
  顾娇直言道:“我自己可以手术,能借用一下你们的手术室吗?”
  许是孟老先生的缘故,叶青待顾娇很是大方客气,他和颜悦色地说道:“普通的手术室你都能借用,我师父的手术室我没钥匙,得等他老人家回来。”
  连手术室都能听懂,国师殿果然有穿越文化。
  顾娇寻思着,冷不丁冒了一句:“奇变偶不变?”
  叶青一愣。
  “算了,没什么。”这个不是穿越的,顾娇摆摆手,岔开话题,“国师大人什么时候回来?”
  “啊。”叶青回过神来,道,“师父临走前曾吩咐说,他最快二十天,最慢一个月。”
  一个月不算太久,以顾琰如今的状况等得起。
  这一趟比顾娇想象中的顺利太多,不仅进了国师殿,确定了手术室的存在,还得到了使用许可。
  顾娇向叶青道了谢,在弟子的护送下出了国师殿。
  她坐上马车,掂了掂手中的令牌,感慨道:“没想到这个六国棋圣的身份这么好用。”
  孟老先生不动声色地挺直了老腰杆儿:“哼!”
  ------题外话------
  孟老:“还不好好巴结我!”
  娇娇:“你该去遛马了。”
  孟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